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文客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师傅说我天生吃阴饭

章节目录 585:地翀计划取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大师,饶命啊大师,我们知道错了,知道错了。”

    “大师,我们都说了,放过我们吧!”

    “呸,你这么贪生怕死的玩意!人家本来就没打算留你们!”

    那男狐狸张着嘴死盯着那些小狐狸,慌忙从地上爬起来,牙齿咬的直打颤:“你们这些人打着正派的旗号,实际上内心比我们这些妖更肮脏!嘴上说着答应放过我们,可内心里面根本就没打算放过我们!”

    我冷眼看着他,从刚开始那些狐狸求饶开始我就没说过要放了他们。

    他哪只耳朵听到我这么说了。

    “这位...大哥,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刚才我到底有没有说要放过你们?我记得从始至终好像我就只说了一个字。你又是从哪儿听出来我答应要放过你们?”

    徐悦疯狂的点着头:“就是,我们刚才可什么都没答应你们!再说了,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天经地义!这些日子里丹阳市被你们害死了多少人!如果三言两句就能放过你们,那那些无辜死去的人算什么!”

    留着祸害只会祸害更多人。

    他们前脚会因为害怕我们而求饶,可后脚照样也会因为贪婪邪念再杀人。

    那男狐狸还想说什么,沈南栀直接上去用桃木剑将他的嘴巴打了起来:“闭嘴吧,逼逼赖赖的。”

    “找红绳把他们都绑上。”

    我冲着沈南栀道。

    沈南栀恩了一声转身去找红绳。

    周围这些警察虽然害怕,可看到狐狸被降服了,也都是壮着胆儿走到了狐狸身边,跟着沈南栀一块将这些狐狸全部绑住了。

    有的贪生怕死在求饶,有的则是骂骂咧咧。

    没有立刻斩杀他们,而是将他们用红绳绑在了一起后放到了醮坛里面。

    一放进去,这些狐狸便吓的缩成了一团,趴在地上开始出现了口吐白沫翻白眼的情况。

    那男狐狸撑不住,叫了一声脖子一歪过去了。

    师公拿起坛桌上的净水右手掐三台诀将净水弹在了这些狐狸的身上。

    随着一阵刺耳的叫声,这些狐狸的身形开始慢慢变小,妖气紊乱起来。

    过了大约十来秒左右所有的狐狸身上的妖气全部消失了。

    这些野狐狸的道行破了,现在的他们就只是一只小狐狸,以后都不能再修行了。

    看到这些狐狸被解决了,丹阳市长才松了一口气,安排警察和保安继续维持现场。

    沈南栀和徐悦经历过刚才也成了这些警察和保安的头头,俩人说什么,他们听什么,显得有点威风。

    尤其是沈南栀,说两句话,丹阳市长还得照顾他的面子。

    刚才桃木剑劈下来那几下着实让丹阳市长对沈南栀刮目相看了。

    我又站了回去,跟师傅一块唱诵。

    现场又恢复了原状。

    一直到晚上八点多,下午的斋醮祈禳才算是彻底结束了。

    师公他们将最后一道符镇在法坛上,吩咐周围的师兄们将这些狐狸绑在法坛底下。

    绑完后才对着我和师傅道:“这里就不要留人了,招呼一下所有人都离开吧。”

    我凝着眉心,有点能明白师公的意思。

    这些狐狸今天刚吃了损,如果晚上我们这些人都在,那些藏起来的狐狸肯定不会出来冒险。

    就算是要出来,也只能是一点一点的往这边攻。

    可如果法坛没有人守着,他们就算知道是陷阱也会进来。

    宁愿送命,他们也会选择毁了醮坛,哪怕是只有一部分。

    对比起以后对他们有更大的威胁,现在什么都不算。

    “是,师傅。”

    师傅应着声,转身去找丹阳市长,和他们说了两嘴后,丹阳市长便着手招呼着自己人撤坛。

    师公和曲尘子道人还有师伯被先送了回去。

    剩下的师兄们逐一挑选后只留下来了一部分收拾醮坛。

    我和师傅则是留到了最后。

    沈南栀和徐悦陪着我也到了结束。

    一直等到快十点钟,师傅才招呼我回酒店。

    今天晚上根本就不用我出手,师兄们会上赶着要出去打架。

    到走廊的时候,青玄师兄已经召集了一堆人,蹲在走廊里盯着外面。

    我们四个一上去就看见他们蹲在了走廊处。

    “咱能不能有点素质?隔走廊里蹲坑。”

    沈南栀做了个嫌弃的挥手动作。

    青玄师兄挪了个位置没好气冲道:“不蹲着难道站着看外面?”

    他手指着窗户位置。

    师傅哼呵一声笑了:“你们盯着吧,我们这些老家伙休息去了。”

    “小师伯慢走。”

    送走了师傅,我拉着徐悦:“我们也回去了,你们晚上加油吧。”

    “我们也走吗?辰土,我想看。”

    徐悦嘟着嘴一脸请求。

    我看了一眼时间,都已经快十一点了:“那你去吧,注意安全。”

    有青玄师兄他们在也不会出什么大事。

    “那我也去吧。”

    沈南栀举手示意。

    上青玄一把将沈南栀拉住,蹲了下来:“赶紧的,别墨迹,等下准备看好戏了。”

    我朝着窗户外面看去,灰蒙蒙的天空有一层淡淡的妖气。

    月亮正挂,半圆月,那些小狐狸肯定会出来的。

    不过已经不需要我去操心了,有师兄们呢。

    打了个哈欠转身招手:“那我回去睡觉了,师兄们晚安。”

    “师妹晚安。”

    “师姐晚安。”

    互相道了晚安,我才转身进了房间。

    脱下法衣挂好,点香熏了一圈后才换下里衬去了浴室洗漱。

    洗漱完我便坐在桌子前发了好一会儿呆。

    过了快有十来分钟,我才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消息。

    入眼最明显的便是郭老发过来的短信。

    将聊天框点开,寥寥几个字。

    “地翀计划取消了。”

    我面色一凝,地翀计划取消了?

    “怎么回事儿?”

    消息一过去,郭老那边秒回:“上次龙的事情破了万物汇的根基,京都内部万物汇的邪修们全面消失了。地翀计划也是由在京都内部的那些邪修发起的,现如今万物汇根基受损,地翀计划也就全面取消了。”

    刘老杆儿受伤,缪商死亡,凡生重伤,毁了那么多有道行的邪修,还破了他们抢龙珠的计划,也难怪会在这个时候选择取消。

    元气大伤,准备修养一段时间再动手呢。

    双手捧着脑袋,我看着手机屏幕想了一下才回道:“郭老,可能要麻烦您盯一下唐家,我估计唐河命不久矣了。”

    “还有那个唐隋羽和唐茂德,如果不出我所料,要不了多久我们就能知道真相了。”

    万物汇一旦全面撤出京都,唐河的续命阴谋也会就此断掉。

    唐家怕是要大乱了。

    唐家一乱,唐隋羽和唐茂德势必也会回京都。

    趁着这次回去,之前对唐家一头雾水的疑问也会就此得到解决。

    还有唐茂德为什么每个月都要带唐隋羽回去三天。

    都会有答案浮出水面。

    “好,小友放心,京都交给老朽,你安心渡过暑假,新年快乐。”

    “谢谢郭老,新年快乐。”

    回了话,我关上手机爬到了床上。

    刚上床房间门就被打开了。

    “妈呀,打的真激烈。”

    徐悦风尘仆仆的从门外进来。

    “还没睡啊。”

    她进来看到我还没睡,小跑到了我床前。

    “打起来了?”

    我翻了个身问道。

    她昂了一声:“昂,打的可激烈了,不少小狐狸呢!”

    “你没下去吗?”

    徐悦刚才还说要出去看热闹,这会儿还打着她怎么就回来了。

    “我就在走廊窗口,我什么都不会,下去不是添麻烦吗?我就是纯粹想看个热闹。”

    她脱下了棉服,拿着衣服往浴室去:“生平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景象,确实有吓到我。”徐悦的胆子还挺大的。

    “你不下去真的可以吗?我感觉来的狐狸有点多,好像不太好对付。”

    “没事,楼底下那么多的师兄师弟,他们要是对付不了这些野狐狸,这么多年的道行真就是白练了。”

    我打了个哈欠:“快去洗澡吧。”

    她嗯了一声,激动的往浴室里面去。

    我侧躺着,耳边能听见底下符咒砰砰砰的声音。

    维持了很长一段时间砰砰声消失了。

    我也渐渐的进入了睡眠状态。

    可能是今天一天真的搞累了,熟睡后我做梦了,梦到了狐仙娘娘。

    她就坐在我面前盯着我一直笑。

    见我只看不说话,狐仙娘娘手里的仙鼻囱对着我的脑门敲了下来,满口趣笑:“小丫头,看啥呢?入神了?”

    这一敲将我敲了一个机灵。

    我抖了一下身子才反应过来,面前真的是狐仙娘娘!

    “狐仙娘娘!”

    我激动的喊着她。

    她嘻嘻一笑:“这么久没见娘娘,想不想娘娘呀?”

    她抽着仙鼻囱,一脸的风情万种。

    我赶紧坐到了她对面:“你的伤怎么样了?”

    她将手抬起来:“好的差不多了。娘娘听同族说,你碰上事儿了?”

    同族就是狐族,碰上事儿了指的就是这次的事情。

    “算不上吧,应该很快就解决了。”

    我盘着腿。

    “这次找你呢主要是来送你一样东西的。”

    狐仙斜靠着。

    “什么东西?”

    她一笑,从后背掏出了一块牌子。

    这块牌子和命牌很像,但是牌子上面写的却是篆体的狐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