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文客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是异界大地主

章节目录 第三百九十章 终于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你们不敢要,不如让我收入团练之中,全部拉上前线跟太阳国打仗,责任我来承担。”唐文道。

    “这批人实力可是不凡,你小子不会是想造*反吗?”楚贤刚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唐文。

    “王爷,可不带这样开玩笑的,我胆儿小,会吓死的。”唐文赶紧说道。

    “王爷,咱们海圣这边正缺银子。再不想些办法,将士们全都得饿着肚皮打仗了。

    到时,如果再弄不来银子,将士情绪低落,屡吃败仗的话就怕会溃不成军。

    到时,就怕会危险到我大楚东边沿海。”楚广说道。

    “你小子若要,干脆连人带地皮都买去。不过,他们可不便宜。你也甭想着我能高抬贵手,让你便宜落下。”楚贤刚说道。

    “王爷,这个主意不错。既解决了手上的麻烦,朝庭也能收到一批银两。”楚广说道。

    “王爷开个价就是。”唐文问道。

    “三万多人,加上地皮,财产等,干脆连河阳的铜矿都算给你,三千万两。”楚贤刚说道。

    “王爷,这数额,谁能拿得出来,估计只有沉家了。”楚广摇了摇头。

    “本王也是没办法,如果太便宜,指不定那些大臣们会在背后讲我中饱私囊了。”楚贤刚摆了摆手。

    “可以!不过,我只能给你一千五百万两。剩下的就用黑衣大炮跟火铳抵账怎么样?”唐文道。

    “你小子哪来那么多大*炮火铳的?”楚贤刚一愕,有些呆愣了。

    “打从沿海战事起的时候我就着手准备了,所以,最近刚从西洋采购了一批回来。

    所以,我唐家原本在岛上配备的大炮火铳就退下来了。

    所以,是二手的,并不是新的。

    但是,即便如此,但威力却是比朝庭生产的强上一点。”唐文道。

    “这个我倒是知道,唐家的火铳能打一百米,咱们大楚的仅有三十米。

    唐家的大*炮能打十里,咱们大楚的仅能打到五六里左右。

    如果用来抵账,咱们并不吃亏,倒是可以用它来装备黑骑军。”楚广应道。

    “难道你从西洋运回来的打得更远?”楚贤刚好奇的问道。

    “远上一点点,不过,我唐家人马不多,战船也就三十来艘,所以,配备的量不是很大,所以,还能买得起。”唐文道。

    “西洋的大炮要多少钱一门?火铳呢?”楚贤刚问道。

    “一分钱一分货,大炮一门二千两,火铳一竿六百两。”唐文道。

    “一千五百万两白银你得拿多少大炮火铳抵账?”楚贤刚可不傻,账算得清清楚楚。

    “退下来的大炮估计有上千门,火铳四五万只,这些当然不够抵账。

    可我还有帐蓬一千多顶,剩下的我可以给各个衙门都配备一个卫生间。

    给王府装上电灯、太阳能等。”唐文道。

    “卫生间,电灯,什么东西?”楚贤刚问道。

    “王爷,卫生间就是茅厕,而电灯比焟烛好使得多,还有电饭煲电磁炉等。太好用了,王爷如果用过,肯定就不再愿意用别的了。”楚广笑道。

    “茅厕也能抵账,你们别骗老子了,那些不行。”楚贤刚哼道。

    “王爷不信可以到国公府看看,如果看过后觉得不满意,可以不用抵账。”唐文道。

    “楚广,你早就用上了是不是?”楚贤刚问道。

    “嘿嘿,我儿子搬回来的,刚用上,太好使了。可惜卫生间还得买一些,不然,家里人不够用,每天都排着队上卫生间。”楚广干笑道。

    “本王倒要看看是个什么东西,走,去你府上。”楚贤刚也给激起了兴趣,几人打马直奔国公府。

    当电灯一亮,楚贤刚给吓了一跳,“这不是夜明珠吗?”

    “王爷,夜明珠有这么亮吗?

    这叫电灯,你看,一拉这个开关就亮了,一按就关上了,好使啊。

    王爷,我带你去我卧室的独立豪华卫生间看看。”楚广得瑟的说着,领着楚贤刚到了二楼。

    “王爷,这叫马桶,坐在上面就可以拉屎拉尿,还有,这是豪华浴缸,一开水就冲出来了。还有这个淋浴用的喷头,还有……”

    体验了一番,出来后,楚贤刚赞不绝口道,“它娘的,西洋人真会享受。

    好东西,好东西啊。唐文,本王答应你了。

    本王限你一个月内把本王府上全部安装到位,不然,本王拿你是问。”

    “嘿嘿,我买下蓝月湖就是为了盖楼,到时,就卖这些东西。这些货,我在江州已经开了一个商城,王爷今后缺什么,可以派人过去买就是。”唐文干笑道。

    “走,本王带你去河阳铜矿,看看你唐家今后的奴仆们。”楚贤刚心情大好,几人又直接坐飞鹰直奔河阳。

    唐文发现,河阳铜矿规模也不小。

    只不过,全得用手工开采,虽说这些家伙功力不弱,但人毕竟不能跟机器相比。

    所以,开采速度慢,养这几万人还得吃饭穿越衣,开出来的铜利润并不高。

    如果自已接手过后全换成机器开采,那可就有得赚了。

    回到衙门,在海圣王主持下,海圣公见证下,唐文签定了买卖合约。

    拿到地契跟卖身契的那一刻,系统终于有响应了,“叮冬,你已达标,可以开启穿越。”

    “王爷,明天我再登门拜访。到时,帮王爷的大事办下来。”唐文赶紧说道。

    “嗯。”

    ……

    两人一走,唐文立即回转地下室,完成人气的吞噬炼化。

    当然,为了不浪费,唐文决定再凝聚十几颗人气丹。

    这些人气丹就是人气福利,今后,可以给自已没享受过该福利的手下们吞服,跟坐在自已身边吸收炼化一样的效果。

    当然,下午的得利者就是梅贞红了。

    澎湃的人气冲击下,梅贞红一举冲进神识之境。

    而唐老大只能郁闷,按步就班的跨入凝神大圆满。

    梅贞红差点乐疯了,看唐文的眼神就像是在崇拜天神。

    大地主空间数据更新:

    人气指数:521172500

    鸟兽指数:1050000

    奴仆指数:11985人。

    土地面积:1059922顷

    财富指数:21600吨黄金。

    武功境界:凝神圆满。

    行礼载重:200000吨。

    行礼缓存:20天。

    穿越时间:320天。

    人气眼:凝神后期。

    老婆指数:4.0

    大地主系统:7.0

    智力等级:148.

    念力能量:30万斤、2000米。

    奴仆多了三万多,唐家下人首次突破十万大关,财富曾加200吨黄金,估计跟阳河铜矿有关系。

    看来,官方数据说该铜矿要枯竭并不准确,而土地面积增加六千顷。

    行礼载重突破20万,行礼缓存增加到20天。

    这次海圣之行,收获满满。

    今天还真是双喜临门,傍晚时分,玉风带着一伙人到了海圣园。

    唐文一看,马上去了王爷府。

    梅贞红今天一身大红艳丽的旗袍,再搭配上高跟鞋,那一米七三左右的身材在高跟鞋衬托下一下子达到了一米八左右,在丫环陪同下进了大堂。

    一进去,她自然成了大堂上当之无愧的艳星,成了全场的焦点,所有人都被吸引了过来。

    此刻,玉风一伙刚好进来,见一堆猪哥全都呆痴的望着角落处。

    甚至,有些家伙口水直流三千尺都没反应过来。

    玉风顿时一愕,顺着这堆人眼光看了过去。

    太美了!

    太……!

    哥喜欢!

    梅贞红的气质中还含有一丝女子的杀伐英姿,这跟玉风平时玩的那种小鸟依人的美女完全不一样风格,玉风的眼珠子都差点瞪落地上了。

    “张杰,把那个小娘子弄到咱们包厢来。”玉风根本就没任何考量,直接冲他的小弟死党说道。

    张杰一听,表现的机会到了,笑道,“风哥还真是厉害,一眼就能瞧中这样的大美女,看小弟的,马上把她弄过来。”

    话落,张杰摇了摇手中扇子,一脸帅气的过去了,当!一锭黄灿灿的金子砸在桌上,“小娘们,晚上陪我家风哥。”

    “拿开你的臭钱,滚!”梅贞红脸一板。

    “哈哈哈,看到没,人家小娘子还不愿意。”玉风一伙顿时哄笑起来。

    “小娘子,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是不是?”张杰一看,可是有些下不来台,脸一板,凶神恶煞的伸手过去就要拉扯梅贞红。

    结果,被梅贞红一巴掌抽得翻滚了出去,撞散架了好几张桌子。

    “敢打张杰,咱们上去。”玉风的小弟们顿时激情高涨,一个个捋袖子露胳膊就要上前,不过,却是被玉风制止了。

    “各位,这个小娘子很有……风格独特啊。宋绍,你不是刚弄回来那药,给我……”玉风干笑了一声。

    “这个小事,我到厨房去弄一下就成。那药一吃,嘿嘿嘿,到时,还不由着你玉大少……”宋绍一听,乐了。

    “嗯,把张杰叫回来,咱们进包厢等着。”玉风一摇扇子,往包厢而去。

    这边,文锦元自然派人盯着的,宋绍进厨房下药都给拍下来了。

    菜端了上来,梅贞红自然假装吃了下去,不久,主仆俩就昏昏欲睡,不久,就趴在了桌上。

    宋绍一伙出动了,大庭广众之下公然就把两女架进了包厢。

    大堂上一众食堂都在摇头叹息。

    “完了。”

    “当然完了,又糟蹋两个。”

    “畜牲啊!”

    “有什么办法,人家老爹可是玉副都督,谁惹得起?”

    ……

    可是,下一刻,包厢里突然传来一声惨叫,好像还是玉风的叫声。

    众人一愣,发现宋绍几个鲜血淋淋的冲将出来,大喊道,“救人救人……”

    救人……救谁?

    难道是那小娘子自杀了?

    就是自杀也是白死,玉风什么时候还会好心到派人出来呼救?

    众人正纳闷,更有胆大些的好事者一窝蜂冲进了包厢。

    此刻海圣园大堂掌柜郑岁月听到呼救声也带了几个护院匆匆进了包厢。

    叉!

    惨不忍睹啊。

    只见玉风下身都是鲜血,袍服都给撒烂了,旁边居然还躺着一截血淋淋的‘物事’。

    “难道是玉风的……”

    顿时,众人一脸讶然。

    “你个畜牲,居然给本姑娘下药。幸好本姑娘醒得及时,畜牲,我要杀了你!”梅贞红主仆二人喊叫着,又要上前。

    不过,被海圣园的护院们拦下了。

    “赶紧叫药堂的郞中过来。”郑岁月吓得啰嗦了一下,反应过来,赶紧招呼道。

    “郑岁月,给我杀了这个贱婢,杀了她!”玉风脸狰狞而痛苦的扭曲着,指着梅贞红大喊道。

    “抓起来,送官!”郑岁月赶忙喊道,这个玉大少他可惹不起。

    就在这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一伙捕快冲将进来。

    “我们是海圣府的捕快,发生什么事了?”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男子问道,此人是海圣府总捕头柴遥。

    “柴捕头,给我拿了她,送到我府里,我要碎尸万段,扒她皮,抽她筋!”玉风大叫道。

    “绑起来,带走!”柴遥自然也惹不起玉风,赶紧交待捕快上前把梅贞红主仆俩给捆了起来。

    这时,郞中过来,匆匆包扎,用一块门板抬上玉风回府。

    柴绍也不敢把梅贞红带走,只好先送到玉府。

    唐风正陪着楚广和楚贤刚喝酒吃菜,聊得正欢,这时,文锦元匆匆进来,凑唐文风耳旁滴咕着什么?

    唐文马上站起,冲二位大人道,“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讲完,匆匆而去。

    “走得这么急,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楚广滴咕道。

    “我看他脸色大变,估计有问题。铁振,你跟过去瞧瞧。”楚贤刚应了一声,铁侍卫赶紧出门而去。

    “罗超,你也过去瞧瞧。”楚广冲自已的护卫交待道。

    “爹,你儿子今后完了,完了,痛死我了。”一抬进府,玉风杀猪般的惨叫不已。

    “柴捕头,怎么回事?”看到儿子连***都没了,玉文通差点痛死过去,大声吼道。

    “属下听说是玉公子邀请这个梅姓女子进包厢喝酒,结果……结果……梅姓女子居然身手不凡,挣扎中伤了玉公子。”柴遥赶紧说道。

    “贱货!杀了!”玉文通气得吼道。

    “爹,不要杀她,我要折腾她,活扒她的皮……要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玉风挣扎着喊道。

    “风儿……风儿啊……”玉风母亲宁眉赶到,一看儿子这惨状,差点痛晕过去。

    “给我打,打!”玉文通红着眼吼道。

    “谁敢动我家姑娘,死!”玉家人正要动手,文锦元带着一伙人冲了进来,十几把AK对准了玉家人。

    “大胆!公然攻击都督府,杀,全杀了!”玉文通大怒,上百护院兵丁冲向了文锦元一伙。

    “住手!”外边一声大吼传来,唐文一脸冷凌的走了进来。

    “你是谁?”玉文通冷笑道。

    “唐文,梅姑娘是本爵的奴婢。”唐文道。

    “杀,给我杀光,杀光!”玉文通气疯了,因为儿子,完全失了分寸,大吼大叫。

    玉家几百家丁护院扬起大刀长枪攻向了唐文一伙。

    “攻击副帅者死!”文锦元大喊一声。

    啪啪啪……

    AK开火了,一阵火舌喷吐,顿时,玉家家丁护院倒下一大片,看得柴遥打着啰嗦,赶紧趴倒在地。

    “谁敢攻击本都督,灭九族!”玉文通气疯了,抢过手下一竿火铳瞄准唐文射了过去。

    啪啪……

    一阵火舌狂喷,玉文通喷血倒下了。

    “大人被杀了,玉大人被杀了。快通知振刚,振刚……”玉家护院仆从们吓死了,顿时,玉府全乱套了。

    柴遥更是啰嗦不已,完了……

    “什么,玉文通被打死了?”一听到手下来报,海圣王也吓了一跳,酒意全无。

    “王爷,咱们赶紧过去瞧瞧。可不能让玉家人杀了唐文,不然,谁来抵抗太阳国贼人。”楚广站起道。

    “走!”

    ……

    “我们是六扇司的人,放下枪,你们被包围了。”玉振刚接到消息,那是气爆了肺,马上抽调了一伙人过来。

    顿时,上百竿火铳瞄准唐文一伙。

    “禀报玉副令司,快救人……”柴遥此刻才从地下跳起,扑到玉振刚面。

    “他们是一伙强盗,给我全杀了!”玉振刚也气疯了,马上下令。

    “发生什么事了,六扇司在此,所有人,不得有任何动作,不然,格杀勿论!”这时,外边一道喝声传来,庄启扬带着大批人马过来了。

    “他们是强盗,给老子杀!”玉振刚不理庄启扬,又下令道。

    “谁敢动手,先杀了。”庄启扬道,这下好了,来了两个副令司,六扇门弟子不晓得该听谁的。

    当然,谁也不敢乱动,就怕被杀。

    “王爷到!海圣公到!”

    一道宏亮的声音传来,海圣王在海圣公陪同下,大步过来。

    “怎么回事?”楚广瞄了一眼,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好像,有点惨,于是,脸一板,问道。

    “禀报王爷,公爷,是玉风邀请这个梅姑娘进包厢喝酒,结果,玉风被梅姑娘阉了……”柴遥打着啰嗦上前禀报。

    “胡说八道!明明是玉风见色起心,邀请我们不成。

    居然下药,把我跟姑娘迷昏带进包厢,幸好梅姑娘醒得及时。

    不然,就被玉风这个畜牲糟蹋了,畜牲,畜牲……”梅念苏大声哭喊,演得还真像。

    “王爷,国公大人,玉家如此畜牲行为,属下过来,玉文通居然指使人要杀了我。

    而且,他居然亲自动手,拿枪瞄准了我就要开枪,我的手下为了保护我,不得不奋起反抗,误伤了玉文通。

    听说,当时在海圣园吃饭,大堂上所有人都可以作证。”唐文说道。

    “柴捕头,马上到海圣园,把当堂吃饭的全带过来。”楚贤刚阴沉着脸道。

    不久,一伙人被带将过来。

    “王爷在此,你们不得有任何隐瞒,偏瘫。

    要一五一十的把话讲清楚,这位梅贞红姑娘是岭海一等伯、海圣副帅唐文的奴婢。

    当时正在海圣园吃饭,后来发生了什么,如实讲来……

    如有半句假话,杀无赦!”柴绍问道。

    “是梅姑娘两位姑娘正在吃饭,玉风带人进来,看到梅姑娘漂亮,所以,就派人上去邀请她们进包厢吃饭,梅姑娘叫他们滚。

    后来,不久,不晓得怎么回事,梅姑娘居然晕过去了,被玉风几个小弟强行带进了包厢。

    结果,不久,就怕到了惨叫声。

    我们进去一看,发现玉风被梅姑娘阉了。

    结果,就打起来,柴捕头到了,梅姑娘俩人就被捆进了玉府,后边我们就不知道了。”

    “是是,当时情况就是如此,我们亲眼所见,可不敢有半句虚言。”

    ……

    “宋绍,别人说你下药,可有此事?”楚广问道。

    “我没有,我哪有药?”宋绍赶紧摇头。

    “王爷,肯定下药了。”文锦元喊道。

    “你怎么知道下药了?”楚贤刚问道。

    “当时接到消息,我们就把梅姑娘桌上吃的菜留下了,王爷不信,可以叫药师过来看看。”文锦元令手下拿出了菜。

    药师过来验过后点头道,“的确有药,是春药加迷药。”

    “那也不能代表是玉风指使人下的。”玉振刚哼道。

    “王爷,当时我有个手下正在玩西洋魔镜,万般巧合,居然把宋绍下药的事给记下来了。”文锦元说着,往空中一投射,顿时,宋绍鬼鬼崇崇下药的事显示出来。

    “宋绍,如实招来,不然,本王灭你九族!”楚贤刚哼道。

    “王爷……这不关我的事啊,是玉风交待我去办的。

    他一进大堂,看到梅姑娘长得漂亮,所以,就动了歪心思。

    叫张杰过去招惹,可人家梅姑娘不愿意。

    所以,玉风就叫我下药,我也没办法,我若不下药,会被玉风打死的。”宋绍吓得大哭起来。

    “王爷,我也是被逼的。”张杰跟着跪下哭喊道。

    “后来包厢里发生了什么事?”楚广厉声问道。

    “梅姑娘被带进去后,玉风就忍不住要动手动脚,也不晓得怎么回事。

    可能是药下得不够份量,梅姑娘居然醒了。

    那是气得顺手抽出旁边护院的刀一刀斩去,结果……结果不小心居然把玉风的那东西给斩断了。”张杰说道。

    “畜牲!你干的好事!堂堂副都督府公子,居然干出这种人神共愤的事。来人,把玉风押进大牢。庄启扬,由你负责审理。”楚广说道。

    “国公大人,可唐文杀了玉副都督,这是杀人罪,得赔命。”玉振刚喊道。

    “他还没死,赔什么命,再说,这只是误伤,更何况,唐副帅眼看要被玉文通开枪杀了,难道还不反抗?”楚广哼道。

    “不死也半死了,唐文带人攻入副都督府,他有罪!”玉振刚不服气道。

    “你们玉家畜牲行为,生畜牲儿子,老子也是老畜牲。

    抢了我唐文的人,难道还不允许老子救人?

    而且,本官还听说玉风在海圣城欺男霸女,无恶不作。

    庄副令司,这事一定要查清楚,定罪,绝不能轻饶。”唐文骂道。

    “六扇门主持正义,副帅放心,我会查清此事,给各位一个交待。”庄启扬抱拳说道。

    “庄启扬,你放什么屁!我玉家何罪之有?”玉振刚大怒,指着庄启扬骂道。

    “玉家有没罪,一查便知。王爷,国公大人,玉振刚是玉家人,为了避嫌,他得排除在外。”庄启扬道。

    “准了。”楚广点头道。

    “都散了散了。”楚贤刚气得一摆手,转身带人大步而去。

    “这个唐文,一到海圣来就给我惹事生非,气煞本王了。”一回府,海圣王鼻子都气歪了。

    “人家也是被逼无奈嘛王爷,总不能眼看着自家贴身丫头被玉家这伙畜牲给欺负了。换成王爷,你会怎么样?”楚广说道。

    “你以为本王傻啊?”楚贤刚气得一拍桌子。

    “呵呵,事实就是事实,人家又没讲假话,现场那么多人都是人证。”楚广道。

    “没讲假话,是没讲假。可是,你不觉得这事特别的巧吗?”楚贤刚哼道。

    “有些事就是那么巧,凑巧而已。”楚广嘿嘿干笑。

    “你个老狐狸,说,是不是你合起唐文来演戏忽弄本王的?”楚贤刚问道。

    “天地良心,我骗谁可也不敢骗王爷啊。”楚广赶紧说道。

    “那你说,这事怎么收场?

    玉文通可不是一个小县令,他可是都督府的副都督,居然在本王眼皮子底下被人打得半死。

    这事若处理不好,朝中那些人又会在背后乱咬人了。”楚贤刚道。

    “有理有据,王爷按规矩办就是了。到时,谁饶舌,叫他过来。”楚广哼道。

    “你……我还真是被你害惨了。”楚贤刚气得脸都绿了。

    “嘿嘿,王爷,气啥嘛。等下我就把唐文招来,叫他给王爷好好消消气。”楚广道。

    “叫他滚,老子不想见他。”楚贤刚骂道。

    “王爷,你这可是把贵人往外赶了。”楚广道。

    “什么贵人,狗屁的贵人!他一来就给老子捅出天大的窟窿,还贵人,狗屁!”楚贤刚都气得粗暴了。

    “王爷,没必要为别人的事气坏了自已身子。

    还是咱们自已重要,别的事都不叫事,一个小小的玉家而已。

    唐文不是叫你明天过去吗?他现在过来,呵呵,王爷,不如叫他将功赎罪,帮你提了功。

    不然,咱们给他好看。王爷,你看怎么样?”楚广笑道。

    “算了,叫他滚进来!”楚贤刚想了想,手一挥道。

    唐文一进来,楚贤刚一拍桌子,指着他骂道,“你小子好大狗胆,居然敢打伤副都督。要不是你师兄在,我早叫人拿你下了大牢。”

    “下大牢也好啊,到时,我吃着牢饭,王爷自已到前线去杀楚七阳就是。”唐文回道。

    “你小子将我军是不是?本王打仗的时候你小子还在娘胎吃奶。”楚贤刚给气坏了,一旁的楚广差点笑出声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