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文客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是异界大地主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三章 你们几个白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那倒也是,就凉州那种小地方能产什么高手?先天境都能横扫一州了。”齐元点了点头。

    “不过,那人也太乱七八糟了。而且,我觉得林逸风也疯了。”洛黛眉道。

    “林逸风怎么啦?”齐元问道。

    “玄字院由他胡来,搞茅厕入卧室,还有别的一些。

    不过,最最令人不解的就是,居然让唐文代行夫子之职。

    这边把李雄亮给赶走了,由唐文管着无名班。

    无名班虽说都是关系户,但是,玄字院的无名班最低入门门槛也得是通念境才是。

    而且,既然是关系班,里面的学生一个个都有来头。

    比如,有郡主,还有曹国公的女儿,兵部侍郞的儿子,一等侍卫的女儿等等。

    这些人都有头有脸,学院如此胡来,就不怕他们不满吗?

    唐文能教什么?自已都不会还教学生?

    我回来时发现唐文还在学院大门旁建什么楼,据说是为了卖东西。”洛黛眉道。

    “林逸风不可能疯了,这事肯定有奇巧。唐文没一点本事不可能让他胡来的,这事一定要查一查。”齐元表情严肃说道。

    “对了,你说他还卖灵石灵丹,他哪来的灵石?”苏芳问道。

    “这事我打听过了,据说都是从西洋来的,包括那张蛇皮肯定也是。”洛黛眉道。

    “蛇皮,什么蛇皮?”齐元问道。

    “最近我修炼需要用到一些高阶的材料,所以去找了林院长。没想到唐文也来找林院长制作上品的搬运符……”洛黛眉道。

    “千年蛇皮,神识境妖兽,这些早就绝迹了,唐文从哪里弄来的?难道跟灵石一样都是从西洋运过来的?”齐元皱紧了眉头。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不过,灵石的事千真万确。

    因为,我下山的时候就碰到玄字院的一些学生要送我灵石。

    我接过试了试,真好用,里面灵气充足。

    而且,品质比表姨夫你给我的还要好。

    据说,唐文手中不光有下品,还有中品跟上品灵石,还有百万两银子才能换一颗的上品破境丹。

    而学院已经向唐文购买了一批灵石灵丹用来加快学生修炼进度。”洛黛眉道。

    “这事我得马上查一查,如果灵圣学院有灵石,咱们没有,今后就麻烦了。”齐元一脸凝重。

    “你想调查唐文的事?”苏芳问道。

    “这事得赶紧调查,不能让灵圣学院抢得先机。

    不然,他们有灵石在手,到时能培养出大批高手,咱们学院就被动了。

    我必须在第一时间内弄清楚这事,如果有可能还得找唐文,这事,估计武圣学院也在暗中开始了。”齐元道。

    此刻,唐文正跟七皇子楚落香坐在酒楼喝小酒,楚丛也在场陪坐。

    “老师,你怎么跑到灵圣学院去了?说好的不是去天圣学院吗?”喝了几杯酒后,楚落香不解的问道。

    “阴差阳错……”唐文把柳怀生的事说了一遍。

    “这个李原,简直该死!”楚落香气得一巴掌拍在了桌上。

    “算了,这笔账我今后会跟他算的。不过,虽说我不在天圣学院,但是,跟洛黛眉未必就没有交集,这次就有一个机会。”唐文道。

    “什么机会?”楚落香顿时来了兴趣。

    “她需要好的材料,比如兽皮什么的,有可能拿来画符用的。”唐文道。

    “那我回皇宫拿去。”楚落香说道。

    “皇宫中的估计她也没兴趣,不过,我这里倒是有张蛇皮,她很有兴趣。下午的时候我在林院长家里……”唐文拿出了蛇皮递给楚落香。

    “千年大蛇,神识境大妖,好东西啊。不要说用来画符,就是请铸器师制作出一张护甲来也堪称完美。”楚落香摸着蛇皮,一脸爱不释手。

    “那是,一旦制成护甲,估计能承受地境强者攻击。这种好东西,洛黛眉喜欢,到时,七皇子你给她送去,哈哈,讨得美人欢心了。”一旁的楚丛点头道。

    “只要她喜欢,就是要天上的月亮我也去摘下来。”楚落香一脸痴迷道。

    “唉……落香,情这个东西是你情我愿。

    有些时候,剃头挑子一头热是没用的。

    这个,我不得不向你泼盆冷水,你的实力跟她差距太远了。”唐文摇了摇头。

    “老师,她现在什么境界了?到人境了吧。”楚落香一愕,问道。

    “人境,她可是地境高手。甚至,地境中后期。”唐文道。

    “地境?”楚丛眼瞪得老圆的,一脸不敢相信模样。

    “她……她真的跨入地境了?”楚落香嘴唇抽搐着,不敢信。

    “千真万确,你是知道的,京城有四大天才,灵圣学院的江春山,武圣学院楚西龙。

    天圣学院洛黛眉,还有一个什么李横江是哪个学院的我倒是不清楚。

    不过,洛黛眉给人排在第一位。

    江春山肯定地境中期了,这个我查验过。

    洛黛眉比他还强,至少地境中期颠峰,或者地境后期。”唐文道。

    “我……”楚落香顿时嘴唇颤抖,脸色发紫,一脸生无可念,良久才道,“难怪了……难怪了。”

    “难怪什么?”楚丛不解的问道。

    “有人提议说是要给她爹封公。”楚落香一脸死灰道。

    “封公?楚家老祖宗不是规定只能八公吗?如果要给她爹封为国公,岂不是要挤掉一个?”楚丛急忙问道。

    因为,他害怕自已父亲被挤掉。

    “楚丛,你爹很危险。”楚落香叹了口气。

    “洛平东什么境界?他难道比我爹还强?”楚丛不服气的问道。

    “当然比你爹强,洛平东至少人境层次。”楚落香说道。

    “人境……”楚丛顿时色变,嘴唇也跟着颤抖起来。

    “我跟你们说,八大国公就楚广最弱了,而且,弱得太多了。

    以前说八大国公好像只有神识境,有两三个人境,实则不然。

    前天,父皇喝醉了,就留下我聊天。父皇说,落香啊,你不能再沉沦了,你再沉沦,楚家江山难保。

    我当时就说宫里还有老祖宗在镇守,怕什么?

    可父皇直摇头,说是后继无人,楚家江山要代代相传,必须后继有人才是。

    老祖宗终有过去的一天,到时,谁来撑楚家江山?

    后来,父皇就谈到国公身上,说八大国公啊,有人早就跨入天境了。

    而且,这些年下来,老祖宗因为一些原因有些停滞不前,如果照这种势头发展下去,光是几大国公就难以压制了,就更别说王爷们了。

    当时,我就跟父皇谈了灵石的事。

    他听说老师你能从西洋运回灵石,顿时就兴奋起来了。

    而且,我还说,老师你是青年才俊,是培养高手的好老师。

    父皇高兴的说,他要找个机会叫你进宫。”楚落香说道。

    “楚家不是还有个楚西龙吗?怎么能说后继无人?”唐文不解的问道。

    “楚西龙是楚家族人没错,但是,他并不是皇子。”楚落香说道。

    “其实,皇上一直在防着楚西龙家。因为,楚西龙的父亲是安国王楚照军,位高权重。

    再出了这么一个天才儿子,今后跨入天境是板上钉钉。

    甚至,多年之后,他成为玄境高手也有可能。

    到时,如果安国王闹事就不好管了。

    所以,楚西龙越天才,带给皇上的压力越大。

    如果七皇子能奋起,皇上当然最高兴了。”楚丛说道。

    “皇家的事的确麻烦,既想用你,又要防你坐大。毕竟,皇上这顶宝座谁都想上去坐一坐,就是亲兄弟也得防着。”唐文应道。

    “没错!这就是我对皇位不感兴趣的原因。

    皇帝虽说表面风光,实则,他需要平衡各方关系,正如老师你所讲,要用强者,但是,也得防着强者。

    不然,你看,历朝历代都有人造*反。而造*反者往往都是强者。

    可是朝庭又需要强者,像楚西龙这样的天才,朝庭当然得重用,但是,也得制衡。

    不然,一旦坐大,他反倒成了皇族的危险。”楚落香一脸无奈的说道。

    “这恐怕也是皇上一直在力捧洛黛眉的原因了。”唐文笑道。

    “当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洛家如果能倔起,它可以成为制衡朝中强者的法码。

    不要说制衡谁,光是一个洛黛眉就可以压制楚西龙,而洛平东的实力并不输给安国王楚照军。

    当然,洛家也刚刚倔起,全族实力跟楚照军还是有着相当大差距的。”楚落香道。

    “所以,皇上想让洛家倔起的速度更快一些。因此,想给他加一顶国公爷的帽子。

    皇上如果有这个想法,首当其冲的就是我师弟楚广,看来,楚广在武力一块上还得拼一把了。

    不然,连国公爵位都将不保。对了,八公之中我还见到过另外一位,他就是曹国公。

    我感觉此人功力不弱,至少地境实力。”唐文点头道。

    “曹国公一直不弱的,八公之中武功除了楚广外排倒二的应该是平东公‘张德俊’,此人估计是人境身手。

    但即便是人境身手,楚广跟他的差距也太大了,根本就追不上。

    这事我已经隐晦的提醒过楚广了,奈何他自已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奈何奈何啊……”楚落香摇头叹息道。

    “老爹已经拼尽全力了,自从沿海战事一结束他就闭门不出,一心闭关修炼。

    虽说老师给了他不少灵丹灵石,甚至还布了小的聚灵阵。

    但是,奈何时间太短了,再加上我爹年岁又大了一些,前几天也才刚冲进凝神大圆满,冲击神识境失败了。

    其实,关于重新定位国公之事我爹早就听到了一些消息。

    所以,尽管失落,但他也做好了削爵的准备。

    他说了,一旦削成侯爵,将回到海圣,不再踏足京城半步。”楚丛一脸失落。

    “这事得想办法拖一拖,尽量给楚广留出时间。”唐文道。

    “我会尽力的,只不过,我没有楚西龙的武道天份。不然,如果我有楚西龙的优秀,在父皇面前讲的话就管用得多了。”楚落香点头道。

    “如果你能跨入人境,你在朝中的话语权肯定就更大了是不是?”唐文问道。

    “当然!”楚落香点头道,“虽说还没楚西龙风光,但是,楚西龙比我大几岁,他即便是地境又如何,父皇会看到我的武道天赋并不输给他。

    到时,一旦让父皇看到我的潜力,他会更相信我。

    当然,以前都是因为洛黛眉的事影响了我。

    不过,我并不后悔,黛眉是我一生的追求。”楚落香说道。

    散伙后唐文直接去了楚丛的家,发现楚广正一个人借酒浇愁。

    “师弟就这样放弃啦?”唐文问道。

    “不放弃又能怎么样?你给了我最好的修炼宝物,可是我不争气啊,三个月了,我也仅仅才提了一级功力,连个神识门槛都无法踏破。

    就这境界,不要说跟别的国公相比,就是好些侯爷都超过我。

    我就是被削爵为侯都不合格,以前我错了,大错特错了,以为他们也不怎么样,也就比我厉害一点。

    可是我错得太离谱,人心险恶啊。他们这些人全是老狐狸,一个个装得人模狗样的,它娘的,结果,我给他们当猴子耍了。

    到现在我才知道,他们中最弱的都跨入了人境。

    最强的估计都冲到天境颠峰了,就是人境层次来说,我这小小的凝神识跟人境相差十万八千里,没指望了,削爵已成定局。

    我楚广丢脸啊,对不住列祖列宗,也连累楚丛也跟着我受累,今后只能继承侯爵之位了。

    你说,这京城我还混得下去吗?这脸都没地方搁啊。”楚广说话简直都是在吼。

    “也不是一点办法没有。”唐文说道。

    “有个屁的办法!我能飞啊,一把从凝神圆满冲到人境啊?就是你给我一颗大罗金丹也不可能办到。”楚广忍不住骂娘道。

    “爹,你忘了,是谁让你跨入凝神境的?”一旁的楚丛道。

    “可那是奇迹,奇迹也仅有一次,难道还能发生两次三次。”楚广看了唐文一眼,摇摇头。

    “你若能给我弄来三万多人,6万顷土地,当然,这些我自已出钱买。“唐文道。

    “你要人要地干嘛?难道是想在京城发展?”楚广一愕,呆呆的看着唐文。

    “当然也有这方面打算,京城内要这么多地当然不可能,可以选择在距离京城不远的地方。

    比如,百来里左右距离,但是,有一个条件,这其中必须得有三百亩在京城之内。

    因为,我要建一个大型商城。至于人,你看着办,三万多人既可。

    因为,我需要人手在商城内干活,建屋等。”

    唐文忽悠道,实则,这厮想尽快达到大地主空间的条件,好穿越回玄武域赚批灵石灵丹回来。

    不然,唐氏商城都快没货了。

    一旦三大学院开启了抢购模式,需要的灵石灵丹绝对不少。

    京城这地儿高手众多,特别是上品灵丹跟灵石的需求很大,根本就不是岭海那种小地方可比的。

    因此,唐文要提前备足货品,等着大把捞钱。

    当然,其中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唐文的‘人气丹’也所剩不多了,他想借机再凝聚一批,以备不时之需。

    “三万人可也不少,还有6万顷土地,这事我想办法。不过,我想问一下,这个跟我的修炼有什么关系吗?”楚广问道。

    “当然有,你完成这些我帮你,有可能跨入人境。

    因为,完成这些条件之后我可以动用师傅走前留下的宝物,绝对是逆天的晋级宝物。

    还有楚丛,你也有一颗,到时,有可能跨入神识之境。”唐文说道。

    “爹,快想办法吧,这可是关系着咱们家族,成败在此一举,不管怎么样都能完成条件。

    而且,反正钱又不是咱们出,咱们只要捞人跟选地儿。

    你堂堂国公,动用一些权力应该没问题。”楚丛说道。

    “我明天给你答复。”楚广想了想说道。

    唐文知道他要行动了,也就告辞而去。

    “楚丛,一下子凝神晋级到人境,你说,有这个可能吗?”唐文前脚刚走,楚广问起儿子来。

    “已经有先例,虽说不是凝神晋级人境,那也是养气境跨入通念境,我就是例子。”楚丛说道。

    “那个不一样,因为,功力境界低层次晋级当然好晋了,高层次就不一样了。”楚广摇头道。

    “咱们还有选择吗?只能死马当活马治了。”楚丛道。

    “破釜沉舟!地我倒是想到了一个地方。走,咱们晚上就过去拜访。”楚广道。

    第二天,学院放假,唐文带着文锦元几个到了跑马山铜矿。

    当时买下的一批矿工还剩下一批人在矿上,只不过,一直没有挖掘,全都在吃闲话。

    这次展东文派来了探矿队,他们前几天过来,已经开始工作了。

    而孤木通、柴俊喜跟卫一行三人原本就是这个矿上的,自然,早被唐文派来了。

    唐文发现,皇家开采铜矿听说开采了几十年,但挖出的矿洞好像也不多。

    毕竟,古代没有机械设备,全靠铁锹、锒头等物挖矿,效率低下。

    “孤木通,无人机地图测绘完毕没有?”一边巡山唐文一边问道。

    “已经弄好了,而且,搞得很详细,囊括了整个跑马上。”孤木通回道。

    “矿探得怎么样了?”文锦元问道。

    “还没弄出来,毕竟,矿在地下,地形比较复杂。

    就是无人机也很难一下子搞定,估计还得半个月左右。

    所以,矿还没探准确一时就没办法开工,不然,随便乱挖那是浪费力气。”孤木通答道。

    “呵呵,不用那么麻烦了。走,咱们到山顶跑马山的中心位置去。”唐文笑道,不久,几人翻到了山顶上。

    唐文掏出一方桉桌摆上,叫孤木通把刚测绘出来的地图给平铺在桉桌上。

    因为绘制得很详细,所以,地图可不小,二米长,一米宽。

    唐文盘坐于椅子上,闭目养神。

    别的人都静静的候着,没人敢发出声音来,他们还以为唐文在修炼。

    实则是唐文探出了七根念力线钻入地下,正展开拉网式侦察。

    如今唐文的念力可视范围达到了六七里,透视深度也足有两里左右。

    这简直就是火眼金睛,比什么无人机探矿都要厉害得多。

    下边,唐文探出了手,拿起笔来开始在地图上做起了记号。

    这些记号之地就是含铜之地,唐文不光标出了地点,还标出了大致范围。

    就这样,念力侦察一片区域后又休息一段时间再次搜索……

    足足一天过去,尽管有补神丹相助,但唐文也累成了死狗。

    不过,收获就是一张完整的铜矿储量图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老爷,你这些记号我怎么感觉跟铜矿有关系?”这时,孤木通早忍不住了,一见唐文睁眼,马上问道。

    “你怎么知道跟铜矿有关系?”唐文笑看着他。

    “因为探矿队先前有探过这个区域,刚好就在老爷你做记号的地方。”孤木通伸指点道。

    “没错,我刚才直接用一种秘术在探测矿物,探矿队可以撤了,就按这个挖掘就是。”唐文指着图上记号道。

    “这么多记号,说明铜含量还不少啊。”文锦元笑道。

    “当然,内务府不要,实则是咱们捡了个大便宜。”唐文笑道。

    “我就不明白了,内务府不识货,但朝庭工部可是有探矿的高手。

    撤矿时内务府肯定会派工部高手过去探测一番,在确定铜矿储量不多时才会废弃或转卖。

    难道他们都没探测一番?好像不合规矩。”文锦元道。

    “跟地底岩石有关系,这种岩石比较特殊,铜给包在里面不大好看出来。

    而且,铜矿分布也很特殊,并不是一条条的铜带,而是一团一团的。

    所以,当工部的高手挖到外边发现没有多少铜了就认为没有了。

    实刚,他们若再挖一段距离,又能发现铜了。”唐文道。

    “原来如此。”文锦元几个点头道。

    “老爷,什么时候开工?”孤木通问道。

    “是啊,这几百人养着吃闲饭都吃了几个月了,不能再让他们光吃不干活。”马一行说道。

    “暂时不动,留下几十号人看着矿铜就是了。

    把别的人全部调到学院前的工地上加入建筑队或装修队中,前期先进行培养,合格后就上岗。

    至于这个铜矿,等机械运回来后再开工。

    到时,就机械化采矿了,根本就不需要那么多人。”唐文摆了摆手。

    “你看看你们都干了什么?”天圣学院天字号院副院长李原正主持召开长老会。

    这时,总院院长齐元怒气冲冲的进来了,身后还跟着天字号院院长丘白铁几人。

    “院长,你这是……”李原、柳怀生几个一脸慒逼的赶紧站起,把齐元请到了坐上。

    “你还有脸问?我问你,唐文怎么回事?”齐元虎着脸叱道。

    “唐文,什么唐文?”李原脱口而出,毕竟,唐文那天露了下脸就离开了。

    距今快两个月了,李原管着几千学生,日理万机的早把他给忘了。

    啪!

    桌子被齐元拍了一下,“都给你忘了,就是写给柳怀生推荐信上的那位。”

    “噢,院长讲的是他啊。那小子不学无术,目无尊长,狂妄自大,被我赶出去了。”李原回道。

    “瞎了你的狗眼!”叭,齐元气极了,直接一巴掌抽得李愿撞到了墙壁上,头上肿出一个大包,鼻血直流。

    “院长,属下不知道做错了什么?当时几位长老者在的,唐文的确狂妄自大,还出言不逊……”李原一脸委屈的凑上来。

    结果,又给齐元一脚踹得翻滚了出去。

    “我恨不得打死你个瞎眼狗!”齐元怒气冲冲的指着李原大骂。

    旁边的柳怀生几个吓得浑身发抖,低头垂眉的不敢吭声,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院长,这个,唐文到底怎么回事?”天字院院长丘白铁等了许久才敢开口问道。

    “柳怀生,你说怎么回事?”齐元瞪了过来。柳怀生吓得一啰嗦,赶紧站起躬着身子道,“院长,是这样的,唐文我一个朋友推荐的,本来,我是想让他进天字号学习的。

    不过,自从西北战事起沿海以又打起来,朝庭对武者功力的要求提升了不少。

    所以,学院的规矩也变了,就是有长老推荐也得经过考核。

    只不过,考核有优先权,不用排队而已。”

    “考核就考核,可怎么能把唐文乱棍打出去?”齐元问道。

    “当时只是说要乱棍打他,实则上是他自已走的,并没打他。

    那是因为他太狂妄了,连天字号院都瞧不上。

    居然说要去玄字院,李副院给气着了,所以说要打他出去。”柳怀生说道。

    “你们猪脑子啊,一个新生进来,如果没点本事敢在你们面前狂妄说去玄字院吗?有句老话不是经常说,没有三分三,不敢上高山,可人家灵圣学院就慧眼识英才。”齐元说道。

    “他难道跑去灵圣学院啦?”柳怀生一愕。

    “没错,他说是有朋友向你推荐的,所以,灵圣学院直接让他进了玄字号院的无名班。

    虽说是无名班,但人家好歹也是玄字号院。

    可是看看你们,你们都干了什么,把一个天才给白白赶走了。

    那小子到灵圣学院后还发生了几件大事,开始的时候没去上课,后来,居然改建起房屋来了……”齐元道。

    “齐院你是说林逸风把无名班都交给了唐文?而且,唐文还兼任无名班总夫子?”丘白铁都吓了一跳。

    “千真万确,你们啊,你们啊,你们不想想,如果唐文一点本事没有,怎么镇得住无名班?

    无名班每个学院都有,都是什么货?

    据说,杨超然去宣布这事儿的时候无名班有学生肯定不服气了,当面挑衅。

    结果怎么样,铁军峰一拳过去,拳头还没挨着他,直接被唐文一声吼给吼进湖里喝水。

    紧接着罗玉上前,结局一样,扑进湖里了。

    最后郡主叫范真出场,范真你们不会不知道吧?”齐元哼道。

    “当然知道,范真可是人境强者,兵部侍郎之子,虽说他自已要去无名班,但的确不凡。”柳怀生点头道。

    “范真出手应该能制住唐文。”李原苦哈哈的接话道。

    “镇个屁!范真直接跑到唐文面前跪下拜师了,这可是惊呆了现场所有人。”齐元道。

    “这个,也太疯狂了吧?唐文不是才十九岁吗?他有什么资格成为范真的师傅?”教务堂堂主顾秋道。

    “可唐文居然大马金刀的接受了范真的三拜九叩首,并且,当场还送了范真一个大礼。知道是什么大礼吗?”齐元道。

    “钱?应该不是银两,应该是跟练武有关的宝物吧。”柳怀生问道。

    “境界!”齐元道。

    “境界?境界怎么送?”李原都呆了,忍不住问道。

    “你现在是初期,给我提到中期不就是送境界了吗?

    唐文身上居然有着逆天的宝物,再加上百万两一颗的上品破境丹,最后,范真连晋两元,直接跨入了人境大圆满。

    大圆满啊!唐文居然能让人境强者突破小境界,太逆天了。

    为何你们要把他赶走,不然,他留下,该突破的应该是我们学院的天才才是。

    这一切都给你们毁了,而且,我还得到消息,灵圣学院正在在改造,卧室里直接装卫生间。

    还用上了电灯……甚至,还有上品灵石灵丹出售。”齐元道。

    “那怎么办?上品灵石可是罕见宝物,如果都给灵圣学院买去,今后三院最强肯定是他们了。”丘白铁急了。

    “柳副院,这事得交给你去办理。”齐元道。

    “我……我跟唐文又不熟,而且,前次虽说我没讲什么,但也得罪了他。”柳怀生汗都冒出来了。

    “既然是唐文的朋友推荐的他,而且是写给你的,你去找唐文朋友,由他牵线。

    咱们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内从唐文手上弄到一批灵石灵丹。

    至于卫生间电灯,等他们装完后再看效果,如果效果好,咱们学院也不能拉下。

    毕竟,卧室如果带着茅厕,那太方便了。

    灵圣学院有的,咱们必须得有。不然,他们的条件改善了,就怕今后咱们的学生都会改投门庭,跑灵圣学院去了。”齐元说道。

    “我那朋友平时不怎么联系的,一时间根本就找不到他啊。”柳怀生说道。

    “不管用什么办法,你务必在十天内找到他。

    不然,你自已去求唐文。还有,李原跟你一起,必须抓紧得到灵丹灵石。

    不然,我看你俩个就不必呆学院了,去挖矿还是不错。”齐元臭着脸,一甩袖子走人。

    “丘院长,你可得帮帮我们才是。这规矩是学院定的,又不是我自已定的。”齐元一走,李原哭丧着脸求道。

    “李副院,我给你害死了,当初如果收下唐文什么事都没有了,现在完了。”柳怀生差点气吐血了。

    “规矩当然学院定的,不过,事却是你们自已弄出来的。

    你看看,这给学院带来多大的损失,这屁股嘛。

    你们还是赶紧去擦,院长刚才讲的可不是玩笑话。”丘白铁哼道。

    “咱们还是赶紧合计一下,先找到唐文再说。”柳怀生说道。

    “咱们去找他反倒坏事,还得找给你写信的朋友,由他牵头才有希望。”李原说道。

    “嗯,只能如此了。”柳怀生点了点头。

    一天后,接到楚广传来的消息,唐文从跑马山铜矿赶回,楚广父子早在思洛居候着了。

    “看二位脸色,事好像办成了是不是?”唐文笑道。

    “地找到了,人也有三万多,只是不晓得你是否满意。”楚广说道。

    “你先说说地跟人的情况。”唐文问道。

    “那地儿叫青山府,距离京城一百五十里左右,但青山庄还是属于北都总督管的。

    青山府的猫亭镇有个棉麻大王,人称‘猫哥’,真名‘诸世旺’。

    而猫亭镇侧西方面有大片土地专门拿来种植棉麻,那都是猫哥的。

    我调查过,诸家的地有十万多顷,光是种植棉麻的工人就有三万多,所以,我问他买六万顷,连带着那三万人工也要一并协议过来。

    当然,那三万人中有一万是诸家下人,另外二万多都是长工,他们祖祖辈辈都在诸家干活,实则跟诸家下人也差不多,只差了一份卖契而已。

    只不过,师兄你若拿来,这棉麻方面的生意你是否会做?

    不然,就太浪费了。”楚广说道。

    “诸家能靠它赚钱我也能,不过,既然诸家能靠它赚钱。

    而且还是祖祖辈辈都在干这个行当,这是他诸家吃饭的家伙,他怎么肯卖?

    师弟,你是不是胁逼他了。”唐文笑道。

    “那倒没有。”楚广摇了摇头,道,“胁逼不会,不过,给了点好处,他自然会让给我了。”

    “呵呵,诸世旺的大儿子诸英杰不喜欢种植棉麻,更不喜欢做生意。

    而诸英杰倒是喜欢读书,所以,去年中了进士。

    虽说诸世旺有钱,但是,诸英杰却是在无意中得罪了一个不小的官员。

    所以,诸英杰一直在吏部候补着。诸世旺钱送了不少,可是,儿子就捞不到一个官当。

    自然,天天借酒浇愁愁更愁,诸世旺是看在眼中,疼在心头,可又没辄。”楚丛笑道。

    “呵呵,所以,师弟你答应给他弄个实缺了。”唐文笑道。

    “我这可不是卖*官,那诸英杰的确有些才能,而且,去年中进士还排在前30,推荐他当个大县县令纯属正常。”楚广笑道。

    “你国公爷出手了,料必那只拦路虎也不敢再有动作的。”唐文笑道。

    “对了,诸世旺说这是他祖传生意,所以,那些地加上一万多下人,合计要二千六百万两。我打听了一下,跟旁边的地相比还打了八折,不贵!”楚广道。

    “量他也不敢卖贵!”楚丛在一旁冷哼。

    “那咱们现在就去青州府签约。”唐文道。

    “不必那么麻烦,回来时我把他带来了,他现就住在客栈,我叫人把他带到这边就是。”楚广道。

    诸世旺是个身着华丽,但人却是长得矮小老头。

    “唉……唐公子,这是我祖传生意。你若拿去也种植棉麻,我的生意将被你抢走一半。”诸世旺叹了口气。

    “这个你倒不必担心,我不种棉麻。”唐文笑道。

    “那唐公子准备种些什么?”诸世旺倒是一愕,赶忙问道。

    “还没想好,今后再做打算。”唐文道。

    “那里可是有三万多人,他们祖祖辈辈都在我诸家做工,唐公子千万别饿着他们了。”诸世旺说道。

    “呵呵呵,这点你放心,他们跟了我,吃得将比你家更好。”唐文澹澹的笑了笑。

    “噢,那我得恭喜他们了。”诸世旺嘴里恭喜着,人气小人儿却是一直在冷笑。

    因为,他根本就不相信你唐文的能耐能比他诸家大。

    “诸世旺,你的地跟人卖给了唐公子那是你的福气!

    你可能不知道吧,光是唐家下人就有十几万。

    你诸家跟他比,呵呵,小菜一碟嘛。”楚广当然看出来了,相当不客气的就打脸过去。

    “这么多,失礼失礼了。”诸世旺这回有些恭敬了,这就叫实力说话。

    “还有一点你要牢记,别看唐公子年轻,但是,他已经是三等侯!

    这事保密,你知道就是。今后,唐家在你们那边的生意你得照看着。

    别跟老子使绊子,不然,诸家怎么没的都不清楚。”楚广警告道。

    “失礼失礼,诸世旺见过侯爷,侯爷放心,唐家过来做生意,诸家必以唐家马首是瞻。”诸世旺更是给吓得不轻,连连打躬作依。

    签合约的时候诸世旺硬是把零头600万两给抹去了。有人送钱,唐文何乐而不为。

    “叮冬!你已达到穿越条件,可以开启时空穿梭。”果然,合约一签定完,系统传来声音了。

    诸世旺刚走,楚落香提着一个酒壶,满身酒气,踉踉跄跄的歪着身子直接撞进了大厅。

    “七皇子,你怎么啦?”楚丛赶紧跑过去扶。

    “楚丛,别拉我,我就要躺地上,地上好清凉,好清凉啊。”楚落香极度失落,一边挣扎,一边叫着,一边往嘴里灌酒。

    “情场失意!”唐文哼了一声?

    ?

    “老师,你说,你说啊。为什么,为什么?”楚落香大喊道。

    “什么为什么,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七皇子?”楚广赶忙问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