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文客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成为圣人是一种什么体验?

第一百七十三章 强大的敌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十二月初,曲阜。

    鲁公终于回来了。

    在齐国大军的护送下,回到了曲阜。

    但他其实不想回来!

    因为,如今,出了曲阜不过几百里就是‘匪贼’控制的地方。

    但没有办法!

    这是齐公的意思!

    重新回到朝堂,鲁公看向那一个个欢天喜地的向他行礼的鲁国大臣们。

    他垂着头,面无表情。

    “鲁公为何闷闷不乐?”负责护送这位鲁国国君回到曲阜的齐国公子姜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问道。

    鲁公这才挤出了一点笑容:“寡人只是想到,匪贼窃据我国国土,荼毒仙神贵种……”

    “心中忧虑之下,难免忧愁,还请公子担待!”

    这次回来,鲁公知道,他其实已经变成了齐公手中的棋子。

    一枚用来告诉其他邦国,特别是那些小国的棋子:你们要是不听我的,那么,匪贼就要砍你们的头了!

    所以,鲁公必须回到曲阜。

    所以,鲁公必须坐在这朝堂之上!

    所以,他成为了弃子。

    某种意义上,是齐公送给柳郡‘匪贼’们的礼物。

    这事情,还得从上个月说起。

    齐公在泾水盟会鲁、曹、莒、纪、薛诸国。

    然后,合诸国之兵,以齐国精锐之师,分进合击,直取‘贼匪’的核心沙水。

    然后……

    就被拦在了沙水之外。

    那些胆敢的进犯的,不是被一蹄子踩死,就是被一根柳枝捆起来,拖了回去。

    据说是被吊死了。

    于是,联军不敢前进。

    所以,只好祸祸沿途的凡人、水族、妖族。

    将这些人,当成‘通匪’者进行铲除。

    接着,当代齐公亲自从临淄来到前线。

    这位恒公之子,当即巡视了一圈联军,然后在莒国会见了各国国君。

    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

    各国国君,特别是薛、曹、杞等小国,对‘匪贼’的恐惧无以复加。

    特别是,齐公还抓到了许多想要通匪的商贾。

    这些人就更加害怕。

    害怕落得和鲁国的仙种神裔一样的下场。

    所以对齐公提出的一切条件,都全盘接受。

    于是,一个搞笑,但残酷的事情发生了。

    在恒公去世之后,一度失去了霸权的齐国,再次得到了十几个小国的效忠和靠拢。

    当代齐公,喜不自胜。

    加上,沙水又不打进去,燃书上奏,上界又没有任何回应。

    得!

    齐公马上改变了主意。

    他告诉各国国君与那些听从齐公号召赶来的修士、河伯、山神们。

    现在……

    上界仙君、帝君们,无法联系。

    我们不可能打进沙水。

    去了也是送死。

    但‘匪贼’的毒害,却是日夜不停。

    凡人都被他们蛊惑了。

    所以,为了保卫礼法秩序,齐国决定当仁不让的承担起宗伯的职责来。

    请大家把军队什么的,都交给齐国来统一指挥。

    咱们,沿着匪贼的控制区,建立一道铜墙铁壁。

    把他们困在里面!

    不让他们有机会再来荼毒‘良善之人’。

    恐惧之下,各国国君,接受了齐公的提议——因为齐公说了,你们不答应,寡人就回临淄,这里随你们怎么办。

    就这样,鲁公成为了齐国的棋子。

    被齐国公子国,带着三百乘的大军,护送回到了曲阜。

    不回来不行!

    公子国看着乖巧的鲁公,他轻轻笑起来:“鲁公不必担忧!”

    “那沙水匪贼,虽是穷凶极恶,荼毒甚深……”

    “然其民孱弱,不修道法,不知神通,不过侥幸得了某位仙尊荫庇而已!”

    “红尘多障,上界人物岂能久居?”

    “待那仙尊一走,我等便可挥师而进……”

    “为鲁公,为天下,为人间,去此流毒!”

    鲁公还能怎么说?

    他只能讪讪的点头:“公子所言甚是!”

    齐国公子国,乃是齐公之子,也是齐国修为最为高深的几人之人。

    错非,他乃是庶出。

    不然,下一代齐公,非他莫属!

    公子国于是看向满朝仙种神裔,他大手一挥,就下达命令:“从今日起……”

    “曲阜各大城门,严禁私自出入!”

    “尔等要亲率家臣,定时检查,城中凡人居所!”

    “但有‘匪贼’之物,定斩不饶!”

    “诺!”所有人纷纷起身应诺。

    仿佛那上首的鲁公,已经换成了公子国。

    其实……

    也差不了多少了。

    齐国,本来已经衰弱,连打个宋国都要踉跄。

    但,随着沙水‘匪贼’的消息传遍各国。

    在晋国不愿出手,楚国好像睡着了一样,充耳不闻的如今。

    南瞻部洲东南各个小国,就只能依仗齐国。

    这使得齐国本来已经衰微的气运,被人直接塞了一大捆燃料进来。

    临淄宗庙之中,甚至出现了人道之光,再次流动的痕迹。

    只要再加一把劲,再努一把力。

    当今齐公,说不定就能恢复恒公霸业!

    甚至更进一步!

    借着‘匪贼’的威胁和仙种神裔们的恐惧。

    整合整个东南。

    这样,齐国的疆土、国力、兵力、财力,就可能超越其他竞争对手。

    那样的话……

    齐公,变成齐王,也不是不可能。

    而作为齐王之子,分封为诸侯,自然是理所应当。

    想到这里,公子国就忍不住的心潮澎湃。

    “那‘匪贼’固然顽劣,但于吾齐国,却是善之又善呀!”他忍不住的在心中想着。

    对现在的齐国来说,‘匪贼’真的是一个最好的对手。

    他够强!

    种种证据和线索表明,那里的凡人,似乎受荫庇于上界大能。

    起码金仙的大能!

    以人间的力量,是打不破的。

    他也够弱!

    其凡人大都不修道法神通,只会些粗浅武道。

    在沙水之外,一支偏师就可以扫荡他们。

    也就是那自称的‘河神’李十三,统帅的水族,还算可堪一战。

    勉强能在沙水之外,与齐国水师,掰掰手腕。

    据说还打赢过。

    但……

    这不重要!

    因为齐国已经请了供奉的龙族,从临淄出发。

    这样,各国就必须依赖齐国。

    恒公的黄金时代回来了。

    齐国再次称霸,再次得到打神鞭的希望有了!

    公子国舔了舔舌头。

    “待那仙尊离开……”

    “吾国大军,便可直趋沙水!”

    “届时,挟此大功,各国咸服,天子赐胙,九合诸侯!”

    ………………

    隆冬季节。

    李十三的身影,从一块浮冰上出现。

    他身后,是已经接任了他的河伯一职的张三七。

    这位新河伯,虽已经得了道德金身,但还不太熟悉的河伯的职能。

    所以,一直跟在李十三身旁学习。

    一队狼狈不堪,浑身都是伤病的水族,从浮冰下游过去。

    他们是三千里外的白河里的水族。

    去年李十三曾去招抚过他们,但被拒绝。

    如今,却是夹着尾巴,逃来沙水,主动投靠。

    因为,各国联军,正在沿着鲁、莒、曹、薛的广阔大地和水系上,一字展开。

    张开大网,铁壁合围。

    那一个个仙种神裔,那一个个修士,都是祭起宝物,展开神通。

    在一个个河伯、山神的压阵下,向着沙水方向,反复的清洗。

    打沙水,他们没有胆量。

    但是,镇压凡人、捕杀妖族、水族,却拿手的很。

    匪过如梳,兵过如篦。

    仙种神裔所过之处,千里无鸡鸣,白骨露于野!

    很多和柳郡往来的商贾,都被全家抓捕,然后杀害。

    许多曾来过柳郡的人,也被杀死。

    甚至有人只是家里有柳郡的商品,也被抓了起来。

    有杀错,无放过!

    联军的态度和恐怖,让柳郡上下战战兢兢。

    恐惧蔓延。

    从前的传说和威胁,成为了实实在在的事实!

    从前的担心和担忧,也变成了现实。

    在联军的威压之下,柳郡上下,前所未有的团结在一起。

    水族、妖族、人族,都已经动员了起来了。

    大家都拿出了自己的存粮与存货。

    在沙水两岸和各个道路要点,建起了难民营。

    用来收留那些,从联军进军路线上逃来的难民。

    沙水水族和妖族,也都出动,前往各地去接应那些逃亡的妖族、水族。

    现在,这一批水族,就是李十三亲自出手,接应回来的。

    足足有着数百条水族。

    但,这却只是白河水族的三分之一。

    其他的都死了。

    在联军的攻势下,白河水族连一天都没有支撑,就已经败亡。

    短短一个月,柳郡就涌入了至少三十万难民和两万多水族好几千的妖族。

    都是从薛、莒、纪、曹逃来的。

    起码有三倍于此的人,已经死在了联军屠刀下。

    想到这里,李十三就说道:“天尊没有说错,没有说错!”

    “仙种神裔,是人族、水族、妖族的共同敌人!”

    在他身后,新河伯张三七也是心有余悸的点头。

    本来,柳郡百姓都已经习惯了太平,甚至忘记了曾经的恐惧。

    很多人担心的也只是鲁公回来了怎么办?

    但,这个冬天,齐国组织的联军,让所有人都明白了一个事实——鲁公,也只是他们敌人中的一个。

    而且是最弱小的哪一个!

    大家真正的敌人,真正的死敌。

    是所有的仙种神裔!

    和这些人所代表的礼法!

    哪怕是不识字的农民,如今也知道。

    一旦让这些敌人来到沙水。

    他们就会摧毁村庄,杀戮妇女,抢掠一切,就像他们现在在柳郡之外的所作所为!

    难民们带来了恐慌,也带来了仇恨。

    “还有五个月,天尊就能出关了……”李十三望着远方,已经结冻的河面。

    河面上,又一只难民队伍,在柳郡民兵的护送下,缓缓走来。

    人数足有数千!

    联军,终究还是不敢对人族大开杀戒。

    至少不敢亲自动手,只会指使河伯、山神们,驱赶被他们控制的水族、妖族,对凡人下手。

    这就给了凡人们一点喘息之机。

    可以从联军的铁蹄下逃出来。

    但他们的家园、财富都已经没了。

    “等天尊出关,我想问问……”

    “我们该如何战胜,如此可怕、强大的敌人……”李十三呢喃着。

    这也是柳郡上下,所有人都想问的问题。

    他们的敌人太强大了!

    强大到让人绝望!

    仅仅只是一支偏师,就有战车上百,每一辆战车上都有一位金丹修士,都有着一件修士祭炼的宝物。

    凡人们,即使列阵,以武道阵战迎击。

    也是一碰就碎!

    柳郡民兵们,损失惨重!

    如今,只能在沙水外围,组织一些接应难民的活动。

    再也不敢出动出击了。

    只有沙水水族,才能在李十三的率领下,靠着神通,悄悄的潜入联军的腹地,策应当地难民、水族、妖族,逃亡柳郡。

    就这还是多亏了,联军修士和仙神们,不敢对李十三下手太狠。

    没有人敢伤害一个道德加身之人。

    然而,靠着李十三一个人,也难以成事。

    因为,联军很快就找到了对付李十三的办法。

    他们是不敢直接伤害李十三,害怕沾染罪孽,引动劫数。

    但他们可以困住、拖住李十三。

    李十三的修为太低,两个河伯联手就可以让他动弹不得。

    然后,联军就可以从容的剪除李十三身边的水族。

    杀这些人,联军修士就没有任何顾虑了。

    现在,柳郡民兵和水族们,之所以还能出去,之所以还能去接应难民。

    不是因为柳郡还有力量。

    只是因为,联军在故意将那些无衣无食的难民、桀骜的水族和妖族,向沙水驱赶。

    他们似乎,已经打算,沿着漫长的鲁国边境,张开一张大网,将柳郡围在里面。

    要饿死、困死、憋死柳郡!

    现在,中原的商贾,已经断绝。

    只有陈国、蔡国、楚国来的商队,还在继续进入沙水。

    面对如此敌人。

    柳郡上下,一筹莫展。

    那位楚国来的贵人,倒是提议过,可以遣使去郢都,请楚王出兵。

    但……

    众生委员会毫不犹豫的否决了这个提议。

    天尊早就教育过。

    不要去祈求王侯。

    因为王侯只想要公侯万代!

    况且,楚王就一定比齐公好吗?

    楚国的仙种神裔们就不吃人了?

    在这两个灵魂问题之下,那位贵人,也只能低下头去。

    如今,柳郡的百万众生,只能等待。

    等待天尊出关。

    他们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不知道怎么办?

    甚至有人还想投降。

    不过,这样的人,已经用事实证明了,投降也是死路一条——他们带人出了沙水,去联军面前投降。

    然后……

    被直接轰杀!

    对柳郡,联军的态度,已经非常清楚。

    人要换种,刀要过火!

    斩草要除根!

    他们不允许任何人,可以活着走出柳郡,去将危险的思想,散播开来!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