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文客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人世见

第274章 一点点接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郁闷归郁闷,但云景不得不佩服这帮敌国细作,他们的组织结构简直可以说将一切整体暴露的可能性都避免了。

    这个组织看似环环相扣,但每个环节都是独立运行的,纵使某个环节出了问题都不会影响到整体。

    搞破坏的专门搞破坏,传递消息的专门传递消息,彼此还不正面接触,甚至连彼此是谁都不知道,哪怕破坏了某个环节,这个组织知道局部出事儿了,大不了再派人去就是,不会影响整体运转。

    “所以想要把这个组织连根拔起,只能追根溯源,从最上头捋下去,他们必定有某一个或者几个人掌握整体名单统一调配,想象一下,若是他们某个地方出了问题,会重新派人去,肯定需要某种暗号新去的人才能重新将那个地方运转起来,如此推断,整体名单的存在应该是有的,也必将有一个或者几个特定的人充当‘大脑’的角色统一调度这个组织,找到这个‘大脑’,得到名单,交给有关部门,这个组织被彻底瓦解也就不是不可能的了……”

    心念闪烁,然而云景此时不得不将问题着眼于当下。

    他从漓江上一路追查到这里,搞掉几个底层压根没意义,唯有继续追根溯源。

    可问题是那买灯笼的家伙,他不和人接触,以卖灯笼的方式传递消息,大街上那么多人,鬼知道他把消息传递给谁啊,他要传递消息的对象只是在某个角落远远的看一眼就得到了想要的信息,纵使云景有念力这种全方位观察的视角也没法筛选出来的。

    “那家伙很快就要到街上了,他所掌握的数据随时都有可能被人‘拿走’,我必须要在此之前分辩出谁是他的上线才能继续下去,否则就功亏一篑了”

    心念急转,云景冷静思考,认真思索,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然后他眼睛一亮,想到办法了。

    你不是要用卖灯笼的方式传递消息吗,我偏偏不让你如意,只要你的上线没法轻易得到数据,就肯定会想办法接近你从你这里拿走数据,那么我就能筛选出谁是你的上线!

    那个五十多岁的人挑着一个担子来到热闹起来的街上,普普通通平平常常一个卖灯笼养家糊口的人,任谁也想不到他居然是敌国细作的一员。

    他来到街上后,将担子放下,然后用几根竹棍很快搭好了一个架子,接着把带来的灯笼一个又一个挂了上去。

    结果他刚刚把含有要传递信息的灯笼挂好,起风了,吹得他那些挂好的灯笼飘忽不定,如果不是他及时稳住,架子都差点吹倒。

    “之前还好好的,怎么就起风了呢”,那人一边稳住架子一边无语道。

    起风不要紧,问题是灯笼摇晃不定,暗中要读取数据的人估计没法看清楚自己写的数据啊,每一天的数据都要及时上报上去的,否则上头不好根据实际情况制定下一步计划。

    想了想,他决定扛着挂满灯笼的架子去避风的地方。

    结果他刚有动作,风大了,呼啦啦一下,他架子上的灯笼就被吹跑几个,其中包含他写好数据灯笼。

    那些被吹跑的灯笼到处乱飞,有的飞臭水沟去了,有的飞别人水缸去了,有的飞路上被行人踩烂……

    “这……老天爷是不是在故意为难我?”

    那人郁闷得不行,天气这种事情可不是他能掌握的,但数据还是得传递,那些被吹跑的灯笼已经烂了没法看,只能是重新在其他灯笼上书写挂上进行传递。

    毕竟被吹跑了好几个灯笼,他的表现和正常人一样,一脸痛心疾首道:“哎,老天爷啊,你行行好,别吹风了,我就指望着这些灯笼买点钱过日子,就可怜可怜我吧……”

    风还在吹,他舍不得放开手中的架子,双目含着心酸泪看向那些坏掉的灯笼,他这副模样当真是让人心酸。

    有人看到他这样子于心不忍,好心提醒道:“老人家,今天天气不好,就别买灯笼了吧,再吹跑就白忙活了”

    “是啊是啊,老人家,今天你就别买了,回去休息,多糊点灯笼,等天气好再来”,也有人如是好言相劝道。

    这里毕竟是州府,有钱人还是很多的,有一个人主动掏出几钱银子递给他说:“老人家,这些钱你拿着,没别的意思,你的灯笼都坏了几个,刚才我还不小心踩烂一个,这些钱就当陪你的,回家去吧”

    千恩万谢的接过银子,可那人心中却是郁闷得不行,暗道我卖灯笼只是个幌子而已,主要是传递信息啊,你们都这么说了,我还咋卖得下去嘛,可不‘卖’又不行,如果消息已经传递出去了,鬼才会继续卖灯笼,我在家里躺着不舒服么。

    不得已,他只能换个地方。

    好在为了以防万一,他平时摆摊传递消息备了好几个地方,换个地方就是……

    风肯定是云景搞的鬼,目的就是不让那人顺利传递消息。

    搞鬼的同时,云景也在仔细观察他摆摊卖灯笼周围的任何一个可疑之人,到目前为止,云景并未发现什么特别之人,而且对方的灯笼刚挂上去就被他破坏了传递节奏,想来消息还未传递出去。

    嗯,继续搞事情,只要他的数据没传递出去,肯定就有人忍不住近距离接触拿走数据。

    那个人带着挂灯笼的架子换了一个地方,很自然的用毛笔在其他灯笼上写下已经被破坏了的数据。

    他是卖灯笼的嘛,灯笼上多多少少都要有些装饰,所以他在灯笼上写写画画过往行人也没觉得什么不对。

    这会儿他选的是一个避风的地方,云景再用吹风的形式搞破坏,很可能会引起他的警觉。

    然而这不阴天嘛……

    于是乎,那人刚把数据写好重新摆好摊子,结果周围这一片区域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他的灯笼是纸糊的,雨来的太突然了,被淋之后,没几下就被雨水跑烂。

    雨并非只下他那个地方,了不起就是他那里大点罢了,周围很大一片区域都在下雨,人们到处躲雨。

    看着泡烂的灯笼,数据自然是无了,他真心是欲哭无泪的看着天上道:“老天爷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这些灯笼是我辛辛苦苦糊出来的,就这样没了,我……我,呜呜……”

    他是真的哭了,一来那些灯笼真是他一手一脚编织糊出来的,再一个,数据传递不出去,很可能引来上头不满,一旦被问责将会很难过的,他能不哭么。

    “老人家,你灯笼都烂了,虽然是秋雨突至看上去很快就停,但你这没必要摆摊了啊,回去吧”边上有路人好心提醒道。

    云层上方的云景觉得应该是自己去充当这个角色的,戏耍敌国奸细良心一点都不会痛,算了,反正效果都一样。

    叹息一声,那老人说:“哎,只能这样了,可怜我一把年纪了,老天爷还这样对我”

    说着,他收拾收拾回家去了。

    回去的路上,他心说可惜了我这些灯笼,虽然并不是真的以卖灯笼为生,可灯笼制作起来也麻烦啊。

    消息没有能传递出去,这是天公不作美,不关我事儿,上头怪不到我。

    问题是消息还是要传递的,好在早就想过天气情况,有备用方案能及时传递消息,就是暴露的可能性大了一些罢了,不过备用方案都没实施过,问题不大。

    一般情况下他是正常的摆摊卖灯笼传递消息,消息传递给谁他都不知道,备用方案的话,考虑天气原因,只能是上线主动来取数据了,他只需要在家,大门敞开制作灯笼,将数据写在灯笼上,挂房檐下,自然有‘路人’路过带走数据。

    虽然他依旧不会知道是谁取走了数据,可穷人嘛,住的地方偏僻,路过门口的人不会很多,从中分辨能极大的缩小范围,所以才会暴露的可能性大了一些,实际上这样的方式问题真心不大,毕竟又不知道他是奸细,谁又能将路人分辨出来是奸细呢。

    他们这个方案不可谓不谨慎,可架不住云景暗中观察啊。

    那人回去之后敞开大门正常的制作灯笼,把数据写在灯笼上挂房檐下,但凡经过他门口有心人都能读取看到。

    为了进一步方便锁定嫌疑人,云景暗中做了点手脚,微风吹着那些挂房檐下的灯笼轻轻摇晃,也就导致了本来只需门口瞄一眼就能得到的数据,需要稍微停留仔细观看。

    估计这个组织的上线也意识到备用方案启动了,不得不亲自去糊灯笼那人之处带走数据。

    也就大概个把小时时间,那糊灯笼之人,他的门口经过了十多个人,几乎都是正常路过,连多看一眼停下脚步的都没有。

    直到一个二十多岁的富家少爷路过。

    他优哉游哉的走在路上,路过其门口的时候,很随意的往里面看了一眼,发现那些灯笼在摇晃,嘴角微微一抽,于是微微驻足,吩咐身边的丫鬟‘顺便’去卖两个灯笼,要认真挑选。

    一切都看似很寻常,可在云景看来这就不寻常了。

    “是你没跑了”

    ‘看着’下方那富家少爷云景心中冷笑,暗道我为了把你找出来容易么我。

    他的丫鬟进去认真挑选灯笼,挨个查看,不时稳住摇晃的灯笼问少爷可否满意,最终那富家少爷花了二两银子买走两个灯笼。

    两个灯笼肯定不值二两银子的,多的算赏钱,大少爷嘛,有钱任性,派头十足。

    云景并未因为锁定了富家少爷这个嫌疑人就放弃了对那糊灯笼之人的监视,为了稳妥起见,他两边监控。

    接下来糊灯笼之人的一切行动都很自然,那个富家少爷,带着丫鬟在城中转了几圈,接触的人不少,但云景暗中观察都很正常。

    “你的上线又是谁呢?”

    监视着那个富家少爷云景心头嘀咕,他大概意识到,自己正在一步一步接近这个组织的金字塔顶端,估计距离将他们彻底摸清楚不远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