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文客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女主真大佬

第331章 闺蜜伴娘要反击1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丽丽,你是不是一直在骗我和我的钱?”陶然直问。

    “没有,绝对没有,我发誓。”袁丽丽信誓旦旦,巴拉巴拉一顿说,好一番地表了她的心意。

    陶然却是话锋一转:

    “我们都在意三年情分,也想做了伴娘才走。我们当你是姐妹,自然想看你最美的模样。但我有点伤心,我很想相信你。

    可我刚刚想了想,确实这三年,我似乎被你骗了好几次。比如,你上次过生日请客的两百,你过年回家找我借的三百,去年你给齐志买衣服的钱和你烫头发的钱都没给我。

    你是不是从来都没打算还?如果不是骗我,你能不能把这些钱还我?我不是在乎这些钱,我只是在意你是不是真的无情,你证明一下不是骗我,我们可以明天再走。”

    袁丽丽无语至极。

    她是没想到,方雯会把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明着说出来。方雯不是这样的人!就是知道她绝不会跟自己这么直来直往,最多只会隐晦问一问,所以自己才一直和她做闺蜜不是?闺蜜之间,又何必分什么你我?她的钱来得容易,帮自己分担一点怎么了?

    戴玉:“丽丽,你在犹豫什么?你不会真的从借的时候就没打算还吧?”

    许白:“知道你连自家姐妹都算计,你知道方雯多伤心吗?方雯就是在试探你,你要是不还,说明你刚刚发的誓也是假的!”

    “你就这么骗好朋友?你明知道小雯的包丢了,现在身无分文,你好意思吗?”

    “要是在学校你说没钱也就算了,可现在你回家了,你要是再说没钱,又有谁会信?”

    “……”

    陶然保持了灰心失望冷漠脸,两位舍友则真心实意发挥着助攻。

    “姑娘们!”正在一边计算损失的旅馆老板把她们的交流都听了进去。

    他笑道:“钱要不回来了?要不要大叔帮忙?别怕啊!现在是在警局,她要是赖账,咱直接和警察同志说就行了。警察同志已经知道她是惯犯,一定不会置之不理的!”

    确实,在一边正记录的警官也被惊动了,走上前来,冲陶然三个问:“什么情况,你们说出来,我们可以帮忙。”

    那一瞬,袁丽丽整个人都麻了。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这倒了什么霉?

    特么的!

    怎么一个个都这么管闲事?

    吃饱了撑的?

    关他们屁事!

    陶然则笑在心里,正是因为这是在警局,她才打铁趁热来要钱啊!

    “谢谢叔叔,我们之间有些债务,想要解决了就回家。”

    警察扫了眼袁丽丽:“她欠了你多少?”

    陶然正掐算,袁丽丽却是把陶然一扯,藏到了自己身后:“警察叔叔,您去忙吧。只是误会,我们自己会解决。”

    袁丽丽向陶然挤了个笑:“小雯,你那点钱,我会给你的。明天就给!我保证。你就安安心心明天吃完喜酒,做完伴娘再回去。”

    “我可以明天回,但钱得今天给。可以吗?”陶然就是摆出了个不信任的模样来。

    袁丽丽气得要死,只恨不得掐死了那旅馆老板。见那警察还是没走,站在她们身边背手看着,她没办法,只能笑着应了好。

    算了,忍一忍。过了明天,这肥水就被圈死在自家了,到时候管她往哪儿流,只要保证在自己家田地里就行了。

    “什么时候给?”

    “等老板算好赔偿,回家去取了现金来给你。”

    陶然谢过那警察,带着另两个姐妹安心坐在了一边看戏……

    戴玉两人也很支持陶然,她们不傻,看出了袁丽丽赖账的意图,明白今天要是不帮方雯把钱要回来,这些钱将永远要不回。凭什么呢?凭什么她们三人好心被当做驴肝肺,要吃这么多亏?

    袁丽丽哭哭啼啼打电话回家,让家里人准备钱款。

    齐志焦虑暴躁,对着袁丽丽直瞪眼,显然是将所有怨气都怪责在了虚荣的未婚妻身上。

    其他一众兄弟们也对袁丽丽怨怪,生平第一次进警局,挨了打吃了亏还要赔钱,这是个什么事?

    而那陈俊到现在还不忘刷好感,忙着借了电话请县城的同事帮忙找关系,并时不时过来安慰下陶然三人,还给她们买了水和零食。

    陶然泰然接受,另两个姑娘也不客气……

    又过了半小时,旅馆老板账算得差不多,陈俊请来的“关系”也到了。所谓的关系,是一个巡警妻子表哥的发小,约等于无用。

    一群人开始和旅馆老板掰扯。

    道歉信容易,袁丽丽按着那老板的要求,刷刷三分钟就写完了。

    赔偿的数额才是两群人争论的重点。

    老板不是什么善人,索性狮子大开口,要了一万块。

    “你怎么不去抢?”一万块?齐志打工的工资才几百一个月,一万,那可是他两年的收入了!

    “抢钱可是犯法的!”那老板哼笑。“我是守法的好公民,绝不会做违法乱纪的事!但你们不一样!你们要搞清楚,现在违法的是你们!你们要是不愿意,我们可以走别的程序的!”

    中间人出来劝了劝,让老板把赔偿要求一条条说清楚。

    “你们给我造成损失了。今晚这一闹,生意做不成。就按十间房来算,一间房三十,今晚损失就三百。”

    “而你们闹这出,我要平息风波要一段时间吧?接下来的十天,我的生意肯定都有影响。十天就是三千。这笔账,没问题吧?”

    “我那些见义勇为的兄弟要不要给医药费?一人一百不多吧?十个人就是一千!没问题吧?”

    “他们今晚受伤,对家里人要有交代吧?或许还将影响他们明天上班,影响夫妻关系,影响他们情绪,一人给一百补偿不多吧?那十个人就又是一千。”

    “这五千,是面上的损失。接下来说说我的损失。我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被你们这么诬蔑,我的名声受到极大影响,这钱总要算的吧?你们总得给我个说法,给我些补偿吧?

    我们做买卖的,最怕遇上这样的事。指不定因为你们这一闹,我这店都要开不下去,我现在要补偿,不过分吧?”

    “要是这么算,你们觉得一万块多吗?”

    那旅馆老板拿捏住了袁丽丽这群人,自是半点不着急。他态度强硬,好几次叫袁丽丽差点急哭了。

    “早知如此,何必找茬!”

    又半个小时过去,毫无进展。

    而陶然则也把一张清单递到了袁丽丽跟前。

    嗯,要钱。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