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文客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末日拼图游戏

正文 第一百六十章:带来光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故地重游当然是有趣的,尤其是当你获得了超能力,且又是以时间穿越者的身份回来,而你的乡亲父老们呢?

    他们依旧是当年的模样,当年那般普通平……噢,你发现了一个异类。

    任何封印都不是没有代价的,所有永恒之物被封印,都有对应的代价。

    就好像一个封印之物是电动的,但电动产品,需要电池~

    电池没电的时候,高塔就会出现。】

    这段话的内容,白雾简单转化了一下——

    这个人一旦死了,高塔就会出现。

    这个人一旦活着,高塔会消失?

    此前的数千年里,高塔始终隐藏在某个空间里。

    但这就有一个问题,高塔的出现与否,不是由扭曲浓度决定的吗?

    高塔的出现与否,难道不是井六和井一一手促成的?

    这个瞬间,白雾将井六的事迹梳理了一遍——

    井六误导井二,以为神所忌惮的人出现,让井二决定亲自动手,解决白雾。

    要做到这一点,井二先解除了区域限制。

    区域限制解除之后,井六又引导方舟撞破了黑雾。

    而这之前的准备工作,就是为方舟,找到一个可靠的船长——文灏。

    于是才有了后来的一幕。

    如今看来,九十年前,血雾区域的那场跨时空救援,其实是为了让白雾与顾海林等人的因果纠缠在一起。

    然后有了避难所计划。于是才会有百川守卫战。

    这个守卫战的目的,是让井二相信井中的预言,有人会带领人类重新回到这个世界,并且毁灭井。

    而人类走出高塔,无疑增大了说服力。

    于是井二才走出了那片区域。

    但百川守卫战里,白雾成了弃子,因为在白雾饮下井水之后,白雾的因果,井六也就无法看到。

    井六的计划,一环扣一环,为的就是让井开启。

    井的开启,为的就是让雾外区域,被扭曲笼罩。

    雾外区域被扭曲笼罩,则是为了让高塔重新出现。

    所以高塔的出现,难道不该是扭曲浓度决定的?

    普雷尔之眼的备注,让白雾产生了这些疑惑。

    好在,问题就在眼前,解决问题的人,也就在眼前。

    过了好一阵之后,小白离开,白雾缓缓走向这个店员。

    这家快餐店就和无数盛国的快餐店一样,命名格式“xx基”。

    头上戴着一顶鸭舌帽,穿着印有鸡头标志的红色T恤的店员,对着白雾有些迟钝的说道:

    “欢迎……欢迎光临。”

    身高一米七,看着微胖,白白净净的,整体给人感觉就是很普通,但带着一股亲和感。

    加上智力似乎有点问题,白雾倒是能够理解,为什么这么一个人,不会被白远注意到,以及这么一个人,为何能够与自己做朋友。

    因为这个人的眼里,白远无论多完美,也只是一个与他无关的人。

    反而幼年的白雾,与这个人有许多共同语言。

    恰好,不喜欢白远,或者说平常心看待白远,是能够与幼年白雾成为朋友的关键点之一。

    “你好,我是白雾。”

    这名店员有些困惑的看着白雾。

    白雾心说这装的太久了,面具印在了脸上?

    “如果不是你要找我,我无法来到你面前,所以我们还是不要浪费时间的好。”

    他认为对方只是在伪装。

    但这名店员,真的很困惑:

    “我……我不太懂,客人,你要吃炸鸡吗?”

    他看起来很愚笨,眼里甚至有些惊慌,像是回忆起了一些东西。

    却又因为回忆,显得有些害怕。

    但显露在外人的眼里,就是纯善之人的怯懦。

    黑桃十那样的人,骗人并不靠伪装。

    所以如果是伪装,反而无法影响白雾的判断。

    在识破伪装上,白雾算是专精。

    所以他知道,眼前这个人不是在伪装。

    “我要一份炸鸡。麻辣孜然的有吗?”

    “有,有的。”

    白雾找了个角落不被人注意的位置,坐了下来。

    井六说道:

    “这个人有什么不对吗?”

    “有亿点。”

    “哪一点不对?”

    “他的存在,像是全盘否定了你的存在。”

    这句话井六听不懂,白雾也没有解释。

    在白雾眼里,高塔再次出现,确实是井六的幕后推手。

    然后成功为井一做了嫁衣。

    但眼下……这个理论有点站不住脚。

    白雾想了想,决定将这一切告诉井六。

    或许可以听听井六的意见。

    “你的因果之力,已经无法使用了吗?”白雾问到。

    “我真实的情况,已经命悬一线,不到关键时刻,我肯定不会再使用因果之力。”井六有些警惕起来。

    “别紧张,我只是随口一问,因为如果你能够用因果之力探查这个店员,你就会发现,他是一个了不得的存在。”

    白雾的话并没有打消井六的疑虑,反而越发好奇:

    “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于是白雾一字一句的将普雷尔之眼的备注复述给了井六。

    井六听完后,果然也如白雾所想的那般,惊愕了很久。

    但井六和白雾终究不同,她的一些想法,确实可以填补白雾的思维盲区。

    “你是不是觉得备注欺骗了我?这个人就是个普通的傻子?”

    “虽然你失败了,一方面因为我,一方面因为井一,但你的付出不可能一文不值。”

    “高塔的出现,是阿尔法逃出来的关键,这明明是你的努力,怎么可能会是这个人的存活或是死亡所导致的?”

    白雾的话语的确是井六所想过的。

    但井六现在,比白雾更看重白雾的那双“序列之眼”。

    只有真正拥有过因果之力的人,才明白白雾的眼睛有多好用。

    就好比真正拥有过时空力的人,才会明白时回有多好用一个道理。

    井六说道:

    “也许……并不冲突。”

    “哦?”

    显然井六有不一样的见解,白雾说道:

    “说说看?”

    井六说道:

    “我们只是知道,高塔的出现,需要扭曲浓度达到某个特定值。”

    “我这些年一直在计划这些事情,但说到底,我只是在朝着某个结果推进,就好像我的眼前出现了一道题目,我在不断解题。”

    “我解答了题目,却终究不是出题人。”

    这个说法,白雾倒是听懂了。

    井六能做的,也就是在已知规则下,达成高塔出现的条件。

    可这个条件,也就是高塔在某个界限值出现的条件,到底是由谁定的。

    甚至区域规则会恶化扭曲的基础值,人类变成恶堕的负面情绪累计度……

    这种种参数到底谁制定的,完全无法触及。

    井六,井一,所有人的努力,都是为了完成一个“朝令”,但他们看似掌握了一切,却并不知道,这个“朝令”,会不会“夕改”。

    另一个世界里,许多年后,阿尔法破塔而出,是否意味着……井世界里,这个人已经死去?

    高塔的“电池”,已经耗光了电?

    白雾不知为何,看着有些痴傻的店员,心里有点难受。

    这个人,被高塔创造者选中,放在了自己的世界里,镇压着另一个世界最强大的魔王。

    但这个人的一生,在这个世界何其平凡?

    他无心吃炸鸡,当那名有些呆傻的店员带着炸鸡上来的时候,白雾再次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既然你联系了我,你让那通电话打出去了……一定是想要获得帮助,那你为什么现在又不肯见我?”

    呆傻的人依旧没有回应白雾这个问题,他脸上是真实的困惑,听不懂白雾在说什么。

    井六说道:

    “你仔细想想,你在那一天打出那通电话时,有没有见过他?”

    井六的话提醒了白雾,这个有些痴傻呆本的店员也在另一边去招呼别的客人了。

    白雾回忆了一番,要在那么久远的记忆里找出每一个细节,还是要耗费一点功夫。

    片刻之后,他忽然怔了一下。

    井六问道:

    “怎么了?”

    “我想起了一些事情。”

    “说说看。”

    “我的确……在打这通电话的时候,找过他。我问过他,这个世界,真的会有奥特曼吗?他告诉我,会有的。”

    井六疑惑道:

    “这听起来像是两个孩子的对话。虽然他的智商,越发接近一个孩童。不过你刚才的反应,似乎想到了某些重要的线索。”

    白雾忽然有吃炸鸡的欲望了,他就着那些面包糠,一口咬下去,脆生生的咀嚼着肌肉。

    咽下食物后,白雾才说道:

    “我只是忽然想到一个可能性。”

    “什么可能性?”井六问道。

    “有没有可能……他根本不是求救,他只是在回应我……只是赋予了我一些力量,让我能够真的通过那通电话,找到一些宽慰?”

    那通电话,在白雾的记忆里,是没有打通的。

    但在白远的更改下,白雾的确经历过一段很美好的往事。

    他拨打了那通电话,然后收到了零号的回复:“你好,这里是光的故乡。”

    虽然这段记忆,又被白远改了回去。

    但至少可以说明,那个时候的白雾,孤独到了极点,也许白远是察觉到了的。

    所以机械城,与零号的里世界融合时,才会特意更改了这一幕?

    再一点,就是这通电话,的确被尹霜接到了。虽然记忆里,白雾没有打通。

    “那个时候的我啊……觉得很孤独,你看,这个世界的人多快乐,小镇里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幸福。”

    “可唯独我没有啊。”

    白雾说着这些话,一脸平静,无声的悲伤,却让远处的店员忽然有了些反应。

    但白雾这个时候没有注意到。

    他依旧自顾自的回忆着往事:

    “如果这个店员,真的是封印阿尔法的关键……他反而不该发出任何信号。”

    “我在想,他也许只是真的很想帮助幼年的我,让我明白,这个世界是有光的。”

    或许这个可能性,会让白雾的记忆里,多了一个值得怀念的人。

    但井六不认为真相是这样的,或者不只是这样的。

    “我们再多观察几天吧。”井六说道。

    白雾也同意这一点。

    既然目标已经找到了,既然对方就是那个至关重要的人,那么这个店员,终究会显露出他的另一面。

    接下来的几天,白雾一直在小镇里,以一个旅行者的身份,观察着小镇的每一个人。

    他就像是一个人类观察者,这几天的白雾,就和里世界的白远很相似。

    白远最喜欢坐在咖啡厅里,观察白雾的里世界中,那些形形色色的矮子,签气球的小姑娘,机械人什么的。

    那名店员依旧呆呆傻傻。

    他会对客人露出纯粹到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笑容。也会因为见到小白而开心。

    可连着好几天过去,白雾都没有见到店员隐藏的一面。

    他甚至在想,会不会是普雷尔之眼看错了。

    直到第七天的时候,天空下起了雨。

    小白这一天,走在路上,没有打伞。

    白雾穿着雨衣,远远的跟在幼年自己的背后。

    这一幕也在与零号的里世界融合时出现过,只是现实里……不会有人为他撑伞。

    有些落寞的小白,看着学校里来来往往的伞,伞下是形形色色的父子,父女,母子,母女,眼里有些羡慕,也有悲伤。

    小白站了好一会儿,扭头离开。

    井六不知道,原来白雾的童年,这么孤独的。

    白雾跟着小白一路走好,发现小白又来到了那家咖啡厅。

    小白全身淋得跟落汤鸡一样,店长很心疼,赶快拿来了热毛巾,一边给小白擦着头发,一边说道:

    “啊哟,这白医生看到了肯定会心疼的。”

    这句话显然刺痛了小白的灵魂,他挣脱开店长,找到了那名店员。

    也是在这个时候,站在店外的白雾,终于注意到了店员的神情,有了极大的变化。

    孤独委屈到了极点的小白,与这名店员手拉着手。

    咖啡厅外的雨,越下越大,稀里哗啦的雨声里,无数张伞来来往往。

    小白内心的委屈与孤独,在雨声与脚步声里,慢慢平息。

    今日没有什么生意,店员和小白坐在一起,说了好一会儿话。

    远处的白雾,目力果然,隔着雨势水雾,看清了店员的一举一动。

    此时的店员,眉眼里只有和蔼与慈爱。

    他就像是小白的一个至亲一样,在慢慢的开导小白。

    白雾记忆里的一切开始浮现。

    他回忆起了那天的事情。

    因为无意间问起了母亲的事情,自己被父亲好一顿折磨。

    随后便孤独的逃到了学校附近,看到了无数同龄孩子有人接送,越发的孤独,便前往了咖啡厅,与那名店员对话。

    幼时的小白察觉不到店员的异样,但远处的白雾现在发现了端倪。

    此时的店员,仿佛清醒了不少,眼里再也没有了因为愚钝而特有的单纯,神情也不再呆傻。

    井六也注意到了这一幕:

    “看来你难受的时候,他就会变得清醒?这真是一个奇怪的事情。你与他,难道有某种联系吗?”

    白雾摇了摇头,他记不起更多了,但现在,那个痴傻的人已经恢复了清醒。

    白雾忽然明白了,也许是幼年的自己,产生的某种情绪,让这个人的另一面出现了?原理白雾不清楚,但白雾清楚的是——

    这个清醒的时间或许不会太长,这个机会不容错过。

    待到小白一离开,白雾就朝着咖啡厅走去。

    却不想,那名店员撑着伞出来了。

    他与白雾就在咖啡厅门外相遇。

    “讨厌下雨吗?”店员忽然开口。

    “有一点点讨厌。”白雾还是回答了。

    “但是我不讨厌哦,因为我的妹妹,最喜欢下雨天了。”

    呆傻的店员眼里只有灵动,他看着白雾,温和的笑道:

    “走吧,趁着逆维对我的影响被短暂的驱散了一会儿,我能回答你的一些问题。”

    (你们订阅别的书凑出月票了吗?凑出了可以投给我啊,这样我就有一种绿了别的作者当黄毛的快感。有快感了就更容易爆更对吧。等等,你们不会让别的作者绿我的对吧?不会的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