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文客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以契为证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八章,特别结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洛星河这话一出,单谚也确实老实多了,没再提要拔笔问灵的事情,反而是为了安抚莫家情绪,先暂时将装御幼威的笔收进了口袋中。

    “还好你提醒我,否则我真就铸成大错,一世英名毁于一旦了,纪海风就在里面的内室检测古物真伪,我就算再想知道真相也不会偷听的,你们可以自行进去了,但如果你们在里面真谈论了任何与桉子有关的东西,出来后又知情不报,那我查出真相后也可以告你们个包庇罪,考虑一下,我随时等你们向我汇报情况。”

    单谚本想说的是配合查桉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话到嘴边又为了给洛星河下马威,反而说出了稍微重一些的包庇罪与之抗衡。

    问橙虽站在洛星河身后,她却感受到了左右为难的压力,一会进去见了纪家家主说什么话都要思量一下,否则真有可能和纪家闹僵的同时还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犯了法。

    “我们会酌情考虑聊过什么后再告诉你的,还请你说话算话真的不偷听为好。”

    洛星河再次霸气的撑住莫家排面,拉着问橙昂首阔步的走进纪家店铺内。

    反观单谚,他先假意离开,又趁店员带问橙和洛星河进内室见纪海风的空挡,拔开笔盖放出御幼威,自己亲自藏在门口监控死角,跟蹲坐在门口的两个男生魂魄逐一交谈。问橙和洛星河进入店铺后,问橙放弃要和洛星河伪装成情侣的念头,直接对大堂内的店员自报家门:

    “在下华北莫家家主莫问橙,还请姐姐帮我通报一声,我想见见你的老板。”

    “低门矮户的没那么多规矩,不用通报谁见都可以的,只是我老板正在工作,他可能会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搭理任何人,刚才那个人就是被我们老板气走的。你们若不介意我现在就可以带你们进内室。”

    店员虽诧异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有用什么区域什么家给自己做缀称递投名状的人,但诧异归诧异,出于礼貌她还是柔声细语的说明情况,问橙见店员如此平易近人,没有那种为了凸显店面大老板手艺好,而故意拿捏出的趾高气昂,心中便略微对纪家有了一丝好感。

    “不介意,还请姐姐帮忙带路。”

    问橙毕竟是第一次见莫家背后给钱的金主爸爸,难免有些自谦过头显得有些自卑,这让站在她身后的洛星河感到有些掉价。

    在问橙再次跟店员半低首弯腰客气时,从她身后拽了她后衣襟一下,让问橙比店员慢了一步的同时,附在她耳边小声叮嘱道:

    “我的家主大人,你能走路带风昂首阔步自信点吗?懂礼节并不是卑躬屈膝自降身份。

    你是家主有青铜剑自带真本事的人,纪家是出钱寻求你庇护的人,你用本事换钱,并不是靠纪家养你,他不求你是不会给你钱的,你们现在并不存在金钱关系,再说了你是家主相当于黑道大哥,他是小弟,为了身体健康给你交点保护费没毛病。

    从现在起抬头挺胸,走出六亲不认的步伐来,就算见了纪家家主你自报家门时也不需要弯腰叩首。”

    “我不是没带青铜剑吗?我害怕他让我展示一下。”

    “那你就展示啊!凭空用契剑召来御剑心,不比你白费口舌说半天有用吗?”

    问橙虽还是有些没底气,但被洛星河告戒一番后还是摆出了异常自信的架势,真就昂首挺胸走路带风,周围的气场瞬间变得有气势起来。

    “就这样保持住,别露怯就行,想想青铜剑,那可是万兵之祖的存在,谁敢不从干就完了。”

    洛星河见问橙领悟了自己的意思,还不忘夸奖她一番。

    可就在店员要带着他们推开内室门见到纪海风的时候,问橙又怂了,转身推开身后的洛星河迅速向店外跑去。

    洛星河根本不明白问橙的临阵退缩是何用意,转身也追着问橙跑出店门。

    两个人刚一出店门,正好撞见了御幼威一脸憔悴的立于墙角阴影之中,他脚旁就是单谚蹲在墙角与店门右边蹲坐在门口的魂魄交谈:

    “你出事前曾三次在纪海轩门口路过踱步,除了第一次没进入店内外,其余两次进去后是为了什么?”

    还未等魂魄回答,问橙先一步惊叹御幼威的憔悴:

    “我的天啊!这是御幼威!他若不是依旧穿了一身闷骚粉,我都不敢认他了!他这是被你虐待成什么样子了,这浓重的黑眼圈啊像个社畜!”

    问橙的声音打断了单谚和死者间的对话,单谚抬头仰望问橙一眼,随后又继续询问身边的魂魄:

    “你和门那边的男生认识吗?他叫什么名字?”

    魂魄直勾勾的看着单谚毫无回应,连单谚自己都被他盯后背发凉有种被他看穿的窥视之感。

    问橙专门走到御幼威身边,观察他是如何被单谚虐待的如此憔悴,她身后的洛星河见单谚还在尝试与魂魄沟通,便出于好心提醒他道:

    “你还是少看会他的眼睛吧,不要妄图对一个魂魄用读心术,因为他是不会对你说话的,他看上的只是你的身子,现在的他完全不相信自己已经死了,他的记忆全就在身体里,魂魄也只是在本能的找东西依附。

    恰巧你是男的又在问他问题,他在确定你的身体是不是他的身体。”

    “单谚,别听洛星河的,他说的不对,你现在应该是已经确定魂魄的身份,不然你也不会问出他为什么要三次出现在这里门口的问题,据我所知,但凡叫出了魂魄的名字他就不可以附身你了。”

    问橙对洛星河的话持反对意见;这要换做平时洛星河可能就认同问橙的说法不与她精扣细研了,但现在遇到事情的是单谚,洛星河那点落井下石的小心思立刻就显现无疑了。

    “看他的样子完全是受到巨大惊吓伤害后主动离魂,出现了魂魄缺失状态,不如咱们就试一下这单谚盯着他再看会,会不会被他迷惑附身如何?”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