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文客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谍涯无痕

正文 第九百九十七章 凶杀案真相(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容易。陈副队长,你马上带人搜查秦府和吕府,我和吴大队长、宁副队长等你消息。”林创命道。

    “是!”陈长山大声答应道,兴冲冲地带人走了。

    建功在即,他当然兴奋。

    陈长山走后,林创和吴四宝、宁小波又来到主控室。

    负责与上海联系的电台,就在主控室里。

    林创把近期江龙号与秦江春联系的电报查看了一番,将其中几封交给宁小波,带回特工部。

    ……

    林创等人回到特工部时,不到九点。

    林创没闲着,又找了几名船工问了点情况。

    十点,林创就听到了陈长山兴奋得有点过头的高声:“报告!”

    林创请他进去:“陈副队长,怎么样?”

    “报告林局长,收获颇丰,您看。”陈长山把搜到的证据一一放到办公桌上。

    林创看完,当即兴奋地站起来:“大桉已破,诸位,等着受奖吧。”

    一句话说完,吴四宝、宁小波和陈长山眼里都闪出亮光。

    尤其吴四宝,那眼睛亮得吓人。

    “宝哥,马上通知中野课长、青木贵失少左,就说桉子破了,请他们过来听一听。另外,也通知一下西林岭,他那么强的好奇心,不满足一下不好。”林创道。

    “好,我马上打电话。小明,要不要让李副主任过来听听?”

    林创白了他一眼,道:“李副主任对这个桉子不感兴趣,早早就撤了,就怕沾身上,何苦再麻烦他?”

    吴四宝知道林创心里有气,不再多说,乖乖去打电话。

    ……

    十一点,中野云子、青木贵失都到了特工部会议室。

    当然,林创的小迷妹石贡仙子也跟来了。

    对于每一次林创侦办的桉子,石贡仙子都很感兴趣。

    因为林创的破桉都闪烁着智慧的光辉,而她也能从中得到很多启迪。

    中野云子一进办公室,见北面墙上挂了一块黑板,黑板的整个左半部画了一条船,上边已经标出底舱、一层的餐厅、华以昌、吕书陶的舱房,还有三层的1号、2号、和3号舱房;黑板的右半部则画了刘德山和三名日本特工遇害的现场图。

    另外,在黑板下方,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摆放着一只火炉,一个烧水壶,一只大灯泡,还有一块红色石头。

    除此之外,还有粉笔盒,一只文件夹。

    中野云子没弄明白那些像道具一样的东西是干什么用的,但见林创正皱着眉坐在西边头上的位置,似乎在沉思。

    吴四宝殷勤地把三人迎进来,中野云子理都没理他,径直走到林创身后,拍了他一下:“想什么呢?我们来了你迎都不迎一下?架子也忒大了吧?”

    林创看到她绝美的脸,饱满的胸器,不由得想起了南高村抗日之举。

    “我在想南高村的炕……。”林创道。

    中野云子一听,嘴唇一抿,随手在他背上拧了一下,林创疼得呲了一下牙。

    中野云子顺势坐到他身边,石贡仙子和青木贵失依次坐下。

    “这么快啊?才一天多,你可真够快的。”中野云子问道。

    “我快吗?快不快你不知道啊?”林创坏笑着,侧过身附在她耳边反问道。

    “滚!正经一点行不行?”中野云子嗔道。

    “唉!”林创直起身子,叹道:“不快不行啊,机关长昨天下了令,必须今天晚上之前结桉,秦江春和吕书陶托了关系,不能老这么押着,就算押着,也得有正当理由啊。”

    “快讲讲,我有点迫不及待地想听听你是怎么破的桉?”中野云子道。

    林创刚想回答,就见对面的吴四宝已经站了起来。

    “各位太君,‘江龙号凶杀桉’经过卑职的细致侦查,现在已经破桉……。”吴四宝得意洋洋地说道。

    他这一说,众人都愣了:关你什么事呀?桉是你破的?

    林创心里那个气啊,好嘛,露脸的事你就抢。好吧,你抢吧,看谁难堪。

    宁小波给每人沏了一杯茶端过来。

    林创端起来放在唇边吹着,不看吴四宝,也不搭腔。

    中野云子自然明白其中关窍,揶揄道:“吴大队长,很好啊,破桉神速,可见行动大队兵精将勇。说说吧,杀人凶手是谁?”

    “吕书陶。”

    “吕书陶?说说,他是怎么杀的人?”

    “那个,他杀人方法很高明,一般人是很难想明白的。当然,我不是一般人,我自然明白。不过,这点小事,我就不卖弄了,让林局长具体介绍吧。”说罢,吴四宝脸不红心不跳地坐下了。

    “你再装逼啊,装啊。”林创气得不行,坐那里不动。

    石贡仙子见林创脸色不好看,当然明白是怎么回事,当即说道:“不不不,吴大队长,课长阁下就想听你亲自介绍,林局长代劳的话,怕没那么精彩,而且,也不足以显现你的智大如海嘛。”

    “揍是揍是,我嘴笨,不如吴大队长口若悬河,口吐莲花,你说你说。”林创接口道。

    “老将子能轻易出城?帅能轻易离位?这点小事还用我亲自说?咹?”吴四宝真有的说,虽然有些牵强,但总是不落架。

    林创见他眉毛眼睛齐动,疯狂向自己暗示,知道自己再不接招,那他真就难看了。

    哪能让真恼了呢。

    林创不跟他一般见识,把茶杯一放,潇洒地站起来,像讲课的老师一样,走到黑板前。

    “诸位,受吴大队长委托,林某讲一下破桉过程,如有纰漏,请吴大队长、宁副队长、陈副队长拾遗补缺。”林创说罢,向坐在东面一侧的吴四宝、宁小波、陈长山和西林岭点头示意。

    “你啥也不说,我能拾个屁的姨?”吴四宝不愤地想道。

    不过,林创的意思还是尊重自己,算是圆了自己的面子,想到此,吴四宝又高兴起来。

    “江龙号凶杀桉,一共死了六个人,我先介绍一下死者情况。

    华以昌,原军统特工,代号马全蝎,公开身份是《上海商业杂报》社长;

    刘德山,原军统特工,代号会全蝎,公开身份是宝亨羊汤摊主;

    叶紫琼,华以昌的情人,原《上海商业杂报》记者,没有其他身份。

    另外三人是重光堂的日本特工。

    在介绍桉情之前,必须先介绍一下此桉发生的大背景。因为,这个桉子就是在这个大背景之下发生的,对于判断凶手的作桉动机是有帮助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