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文客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谍涯无痕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作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林创站在窗前,见立石淳贵在大门口上车离去,嘴角泛起,微微一笑,拿起电话打给石贡仙子:“喂,仙子,干吗呢?”

    “我正在想你呀。”听得出来,小迷妹的声音里透着激动。

    “我也想你呀,到我办公室来见面吧,你有时间吗?”

    “有有有。”

    “那好,我让车去接你。”

    “嗯,我听您的。”

    ……

    立石淳贵没有回厂,也没有回住处,直接把车开到一处茶楼前。

    下车后,他左右看了看,没发现可疑之人,转身急步上楼。

    一楼一间包厢里,李永才正在喝茶,见立石淳贵进来,连忙把包厢门关上,低声问道:“立石先生,事情办得怎么样?”

    “不知道。”

    “你咋还不知道呢?”

    “姓林的嫌少,提出要一百万。”

    李永才兴奋地说道:“好啊,他胃口越大越好,贪的越多,他的罪越大。”

    “可是,他只是索贿,没有受贿的证据啊,这扳不倒他。”

    “十万还给你了?”

    “没有,他留下了。”

    “留下不就是证据吗?”

    “姓林的太坏了,关键是,他嘴里大声斥责我,说林某没见过钱啊,拿这点钱来碍眼?拿走拿走!可是,他的手紧紧按住钱箱子不放,你说这算有证据吗?”

    “嘿!这不是流氓吗?哪像一局之长?”

    “这家伙太坏了,我怕这十万打了水漂。”

    李永才想了想,道:“立石先生,不要怕,他不是要一百万吗?你就给他。这回开支票,只要他收下,银行里一定会留下证据,不怕他不承认。当然,最好是激他说出纳贿的话来,这样的话,有人证、有物证、有录音,板上钉钉,他是法网难逃。”

    “李副局长,一百万可是巨款,不会出事吧?我这心里怎么老是心神不定呢?”立石淳贵犹豫着说道。

    “立石先生,关键时候坚决不能犹豫。你想想,如果不把他扳倒,你的卷烟厂一年多缴多少钱?最低也得八千万吧?一百万跟八千万比起来,算个啥?你放心,只要把姓林的赶走,你这事就不叫事。”李永才给他打气。

    立石淳贵咬了咬牙,道:“做生意就有风险,风险越大,回报越高。好吧,赌了。”

    “哎,这才对嘛。”

    “李副局长,你可别坑我啊,虽然我是商人,但我也是日本国民,犬养健机关长可跟我有旧。”立石淳贵盯着李永才道。

    “想哪去了?立石先生,咱们是朋友,我李某人什么时候做过坑朋友的事了?是吧?相信我没错。”

    “好,那就按你说的办,明天我再去找他。”

    “你准备好支票,等我或者邵立兴的电话。”

    “好。”

    ……

    密谋好行动方桉,二人先后离开茶楼。

    李永才回到税警局,邵立兴马上跟进办公室。

    “长官,姓林的滑不熘秋,没抓住把柄。”

    “我已经知道了。没事,就算没有实证,但他索贿总是事实,所以,录音要留好。”

    “是,卑职明白。”

    “另外,明天立石淳贵会来给他送支票,你做好准备。”

    “是。”

    “姓林的有什么动静?”

    “嘿嘿嘿……,长官,您说如果能抓到他跟女人鬼混的录音,算不算证据?”邵立兴银笑道。

    “算啊,当然算啊。《公务廉政伦理法规》不单是廉政规范,还有伦理规范啊。再说了,就算这种花花事起不到决定作用,但癞蛤蟆趴脚面,不咬人可它恶心人啊。恶心他也是好的。”

    李永才兴奋地说道。

    说完才感觉比喻不当:“呸!说谁癞蛤蟆呢?立兴,听你这意思,姓林的找了女人,而且还要在办公室办事,是吗?”

    “嘿嘿嘿……,长官真是聪明!一听就明白了。姓林的刚才打电话给一个女人,叫仙子,那女人一开口就是‘我在想你呀’。一听就不是什么良家,不是舞女就是娼家,还让车去接呢。”

    “噢……。”李永才听完,眼睛发亮,拉了个长腔道:“行,你小子不是想听房吗?这回机会来了。记住,别光听,还要录下来。”

    “那是当然。明天我给你拿来,让你也听听……。”

    “你小子会来事。”

    ……

    次日,李永才一上班,就被邵立兴给截住了。

    “长官,卑职有事请示,请到卑职办公室。”

    “好。”李永才看了看陆续上班的职员,答应着,向邵立兴办公室走去。

    “炳忠,我跟邵处长有事要谈,不要让人打扰。”到门口,李永才吩咐李炳忠。

    “是。”

    李炳忠答应一声,守在门口不动。

    进入里间,邵立兴迫不及待地递给李永才一个耳机,然后一拧机器上一个开关,放起了录音。

    开始是开门关门的声音,接着一个女人声音清晰地传进耳朵:“林局长,我来了。”

    “仙子,快来快来。”这是林创的声音。

    接着就听“吧嗒吧嗒”的亲嘴声。

    李永才边听边想象着那种香艳的画面,嘴里还不停地都囔:“玛德,姓林的好艳福啊。”

    耳机里继续传来二人的对话:“仙子,不急,先喝口茶。”

    “哎。”

    紧接着就听杯盖碰杯子的声音,同时,听到一种有节律的声音,就像有人在敲耳机。

    这两种声音一响,震得李永才耳膜疼,二人在说笑,但说的什么再也听不清楚。

    李永才把耳机摘下来:“这是什么声音?”

    “卑职判断是用手指敲茶几。”

    “没见姓林的有这种习惯呀?”

    “也许是那女人,等得有点着急呗。您想啊,着急忙慌地赶了来,被姓林的晾在一边,她能不急?”

    “也是,有人心里焦躁的时候,就会不停地敲桌子。”

    “长官,为什么要晾那女人呢?卑职实在想不明白。”

    “你以为都跟你似的那么急色?这叫欲擒故纵,懂吗?”

    “不懂。”

    “猫抓到老鼠绝不是第一时间就吃,它要玩一阵,玩够了才吃呢。姓林的御女之术很高明,你还是太年轻,不懂这个。”

    “哦,卑职好像明白了。嘿嘿嘿嘿,晚上回家试试。”

    李永才白了他一眼:“跟老婆试?不怕你老婆急?”

    说罢,李永才重新戴上耳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