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文客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荡宋

正文 第八百六十七章知军又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天亮以后,梁川依旧在糖坊里劳作者,李初一睡了一小会,便很自觉地起床,继续到糖坊里帮忙。

    梁川看了一下,照这个进度下去,只怕过完年这些蔗都没办法完全榨完,要做成糖所费的时日就要更久!

    有时候赚钱竟然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这天,北岸来了一位大人物——知军段鹏。也不知道是兜里有钱的缘故,还是跟着梁川,一个个眼界都开了,以前乡民见到知军就感觉星宿下凡似的,惹得县衙的人每次出行都要高高举着两块肃静与回避的木牌牌。

    今番段鹏突然来凤山,蔗田里面的蔗农只是停下手中柴刀,抬头一看了一眼,原来这就是知军大人,不也一样没有三头六臂嘛,然后就继续弯腰砍甘蔗。

    看热闹是闲人的事,忙着做农活的农民谁有功夫去管谁是知军,难道能发钱不成?

    少了乡民的小题大作,段鹏突然觉得心中空落落的,有一种怅然之感。北岸这四个村他以前可常来,就是为了想想如何把兴化建设起来,专门过来取经。

    往日来的时候老百姓夹道欢迎,现呢,就看着了一眼,哦的一声,是知军老爷来了,然后便没有然后了。

    据说梁川回到凤山的那一天,这几个村的老百姓自发地出来相迎,人群的队伍送出了好几里地,摩肩接踵水泄不通的那种程度,自己竟然还不如一个白丁。

    在凤山乡民眼中,这个知军的地位当然不如梁川,梁川对他们的恩德无比伦比,威信可比朝廷还要高。

    北岸这繁荣的景象着实将段鹏给惊住了,到处都是人,所有人都忙着赚钱,做营生,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原来贫脊土地生生地变成了一块宝块,每个人都渴望从这里发家从这里致富。

    这景象哪里有半分瘟疫的症兆?

    段鹏此行前来就是看看,山上的瘟疫到底怎么样了,衙门里的捕快都头来报,凤山这时候开始就要采收甘蔗,届时将会有大批的外来人流入凤山,如果瘟疫还在话,后果不堪设想。

    看来是自己多虑了!

    既然来了,索性去梁川家里做做客,听山民的传言,山上的瘟疫能够祛除,梁川出了很大的力。

    他身为一军之长,地方百姓的父母官在这次瘟疫之中几乎是寸功未建,唯一做的事情就是把子民们拒之城门之外,这事说起来让他都有几分羞愧!

    “三郎快出来,知军大人来了!”何保正在糖坊外一声吆喝,梁川顶着一头灰脸急匆匆而出。

    段鹏怎么来了!

    “知军大人,快快屋里请,艺娘你把火看一下,我陪知军大人坐一会!”

    段鹏见何保正的桌上摆着一大叠的文书,上面登记的是蔗农的名字,后面还有好几个竹筐,里面竟然满满的全是绳子串起来换铜吊,时不时有蔗农抬着甘蔗过来,然后把甘蔗放下,接过钱再返回蔗田!

    这么多钱!

    段鹏知道梁川醉心于经营一道

    ,没想到他赚这么多。他更没想到,这些蔗农光砍这些甘蔗竟然能换这么多钱!

    一捆甘蔗能换好几文钱,一天几十个来回不止吧,干得多自然拿的钱就多!

    “看来这些老百姓都是靠着你谋生!”

    梁川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哪里,我们一家人忙不过来,让乡邻们帮忙,给点报酬是应该的,总不能让人家白流汗吧!”

    两人到正堂坐定,梁川道:“今天什么风把大人您给吹来了,我还想着去兴化拜访一下大人。”

    “我听说山上来了一位能呼风唤雨的天师,是他将山上的瘟疫消散的,有这回事?”

    梁川呃了一声,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段鹏的话。

    段鹏的为人不错,而且年纪不大,跟自己一样的是年轻人,虽然比自己大了一轮不止,可是对于这些当官的人来说,他已算是年轻有为。没有年龄的隔阂,两人讲起话来便顺畅多了。

    梁川既不想去欺骗段鹏,也没办法自圆其说,笑了笑沏了泡茶,让段鹏先解解解渴。

    “怎么,这里面不是我所想的那样?”

    梁川说道:“大人想多了,天师固然功不可没,龙虎山的道法高深莫测,不是我们这等凡人能够妄猜测的,只是我知道,山上的瘟疫的的确确消除了,实在是神奇!”

    段鹏看了梁川几眼,这小子避重就轻,说了又没说到点子上,难道真的问题?

    这些年据说山上来了许多外乡人,都是从外地流入的流民,按理来说,兴化并不是最理想的落脚点,继续往南到达潮州,甚至是岭南,那里有大片肥活的土地,人烟也不如兴化这般多,是更理想的定居之地,但是偏偏这一帮人就扎进了大山,没有再迁出。

    他作为一军之长,当初就是因为这片大山里出了乱子,才撤县置军,用武力来控制这片土地,自然不可能让这里的老百姓再胡作非为。

    可是几年来,这些新迁进来的山民除了跟当地的老百姓因为土地的问题有一点摩擦,更没有一点不安份!

    土地纠纷哪里都有,特别是这种外来的人跟本地人之间,一点点的小问题都能酿成大错,他只能护着本地人的基础上再稍稍顾一下这些外来的流民,稳住当前的局面,已是他最大的所能!

    他怕的是什么,梁川势大,难不成这些山民有所勾结?

    不过想想也不可能,山民们岂是那般好驾驭?自古以为要成大事都是在中原腹地起事,谁人会在这蛮越之地?这种可能性段鹏一想就笑了。

    “改天我亲自去山上走一趟!”

    瘟疫能消除,至少老百姓不会有怨言,听说山上也死了不少人,在没有酿成更大的损失之前,起码跟老百姓和朝廷都有一个交待。

    梁川呵呵一笑,他要去便去吧,赵惟宪都去山上看过,要是你这个知军不上去走两步,也说不过去。

    段鹏看他的样子,思绪好像回到了很多年前。

    那一次

    来望乡做客,梁川熬了一碗红糖水给段鹏喝。这么多年过去了,梁川还是在熬糖,段鹏还是那个知军。

    那一年,梁川给自己支了一招,要兴化安宁,就要先降服南溪这头洪水猛兽,段鹏也确实按着梁川说的,这些年尽心将南溪治得得井井有条,加固了各处防洪的堤坝,五年来南溪一次也未曾泛滥过。

    南溪安宁,这里的老百姓就能安居乐业!

    今天来,段鹏同样还有事请教!

    老百姓安居了,如何才能乐业!

    “我看北岸原来也是一片不毛之地,短短数年之间生意如此兴隆,比之兴化有过之无不及,便是这年关未至,许多商人便已闻风而来,凤山乡已然成为方圆百里人尽皆知的望乡,这里面有什么秘诀!”

    梁川干笑了一声,茶水差点把自己呛道:“大人太看得起我了,这里能富裕起来,全靠的是凤山的百姓,我梁川别的本事没有,只会吃喝玩乐,你问我这种问题,太看得起我了!”

    “当年你教我治理南溪,我便依你之见,果然成效非凡,如今南溪已定,三郎你何不再献一良策,让兴化的百生有个奔头?”

    现在难不成是个人见到自己都想帮他献上一策,带动当地的经济,朝廷是不是要给自己颁发一个委任状——大宋扶贫官?

    奶奶的,当年自己落魄的时候怎么没见有人高抬贵手,伸出来扶自己一把,现在知道自己眼光长远,都想来让自己留一手?

    “大人过几日便要上山,前些日子我在山里面便见山民们正在做一种地瓜粉!”

    地瓜粉!

    这作物段鹏早就听说过,见识广博的段鹏很早就发现了这种作物的妙处,虽然他也想将这种作物在兴化推广开来,但是难度何其之大。

    兴化虽然穷,但是没到山穷山尽的地步,几亩薄田再差也能种出饱肚的粮食,当然山上除外。

    他作为一个地方官,很重要的一个任务就是当地的老百姓吃得饱吃得好!

    可是这个任务何其艰巨!

    吃得饱众人的想法便是得过且过,没人会想着去冒风险种植地瓜这种作物,反正都能吃饱,干嘛去换?万一地瓜种不活怎么办,谁知道这玩意会不会吃死人!

    “这个地瓜粉可有前景?我早有耳闻,只是老百姓不愿种而已!”

    梁川说道:“大人您去山上看看,地瓜粉制作的流程可以向山民请教一下,到时候咱们兴化可以以这种食物为主打,名字我都替大人想好了,以后就叫兴化地瓜粉,不仅仅是地瓜可以做,大米一样也可以做,大米做的就叫兴化米粉,这种粉口味极佳,大人尝过以后一定会爱上它!”

    “咱们兴化地少人多,可以发展的产业不多,如果大人一定要我帮大人想个主意,我只能说这个主意是最好的,老百姓以饮食为天,地瓜粉虽然利润很小,但是一但数量上去了,便能有很大的利润空间,不失为一条极好的出路!”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