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文客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荡宋

正文 第九百零一章监狱改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桃城的煤矿用的全是自己的人,马车挑担,一筐筐往清源运来,更多的直接就是高纯的部队拉出去,还有高纯的衙役带着一队役丁去拉媒。

    都派出正规军了,谁人还敢打这些煤的主意。

    威远楼,威者,远扬也。

    泉州府虽然在清源对商业极为纵容,商人做生意就是他们下金蛋的鸡,一般他们不会轻易地去下手。商人们也很识趣,知道民不与官斗的道理,对威远楼极为敬畏。

    这一切并不是天生形成的默契,而是一任任的主政地方官员通过铁血的手段形成的良好风气!

    不是说桃城远离威远楼,这里的人就不惧威远楼。反而是周边的县城提到泉州府从来不说府衙之类,统称为威远楼,就是因为这个机构太深入人心。

    泉州府辖境算是东南一带治安最好的治所,没办法,你当官的要是搞得辖区内匪盗丛生乌烟障气,谁人敢去清源港做生意?还谈什么税赋,连毛都收不到!

    有作为有远见的官员从不会把目光拘泥于眼前,那种民贼才会与老百姓过不去,天天就在老百姓身上压榨血汗,恨不能吸血抽髓。

    做生意的钱多好赚,来得又稳当,又能得民心,这才是正道!

    正是因为这多方面的因素,威远楼在泉州府的公信力那不是一般的高,看到穿着差服的公爷,没人会去触霉头。

    修牢营的工匠大部分是螺城来的师傅,也就是赵小品手下的这帮人。但是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里面诸如平地整地倒地破土等苦役还需要大量的劳工来完成。

    原来梁川就想用一些社会上的老头来挑担搬运,但是后面想想不敢这么做,社会上的人鱼龙混杂,而且跟梁川之间的约束力也不够,万一有一两个不听话的,把事情给坏了,这么多人的努力就全白费了!

    苏渭提出用官府的役丁。

    泉州府的人口是周边的县城人数最多的,而且大部分人集中在丰州镇与清源县城几个地方,桃城螺城还有长坑人也有,但是那些地方是农村,远远没有办法与城镇相比。

    因为泉州府还有大量的外来人口,在此地做生意的人带来了无数的财富与劳动力。别的不说,就说这次西北的战事,无数的流民就涌入了泉州府。

    几百年前江浙还是流民的第一选择,但是这些地方渐渐地人口也饱和了,流民知道去了也是白去,南方的城市便成了第一选择。

    对于县城的人来说,不怕朝廷征收税赋,最怕的是应役!就是应召朝廷的差役!

    这是几百年来不变的铁律,春秋纳粮,其他的时候就要用劳动力来为朝廷卖命,体现对皇权的忠诚!

    农民干完农活交完皇粮,后面就是农闲的时候,去应役也无所谓,但是这些生意人就苦了!

    交粮他们可以去买,应役他们就逃不掉!

    大把的时间要去做生意不知道能多赚多少钱,但是朝廷不允许,必须去服苦役!

    唐朝以前打仗多,所以需要的苦役就越多,这是一个恶性循环。没人去做生

    意,朝廷单单靠那几亩薄田能收到多少的粮食,税收上不来,地方就要造反,越反就要越多的役丁,国家也就完了!

    服役制度是这个时代压在老百姓头上的一座大山!

    服役做什么,要扛着武器到边境去守边,守边就算了,吃的还有穿的,甚至肩上扛的那根武器还要自己出!娘的,天底下怎么有这么无理的制度。

    远一点的有哪里城墙坏了要去修,修河道,这也就算了,有些黑官,把人征召走就当成自己的私役,给自己干活卖命,逼得老百姓家破人亡。

    唐朝第一个看到了这个制度的不合理,推出了划时代的租庸调制度,交钱了事!

    纳租二石,绢二丈,绵三两你就可以回家玩老婆,想怎么舒怎么来。

    这一来有钱人高兴了,这一点钱在他们身上九牛一毛都不算!

    可是惨了没钱的人!

    光绢二丈就够他们全家忙半年,其他的还要交,他们去哪里生?还如乖乖的去干活。

    阶级的分化就是如此分明!

    官府也知道了,反正你来服役,就代表你这个人穷得丁铛响,欺负的就是你穷人,打死玩死埋了了事,大不了再赔点钱,权力就是如此肆无忌惮!

    到了大宋朝,哪怕是现在还是沿袭这个不良的制度!

    任何一个时代有黑暗的地方就有光明,资本主义的种子在这个时代悄悄地萌芽,一切都在朝着有阳光地方发展。

    江浙还有泉州岭南一带率先对外进行贸易的地方,就连老百姓手头都有钱,他们才不愿意去干这些粗活,那要怎么办,竟然连朝廷服役都形成了产业!

    朝廷把这些活外包给外地的人!

    威远楼把钱收了让外地这些找不到活的人来干活!这是一个一举多得的好政策!外地人既能赚到钱,又能带动人口流入,盘活了清源本地的经济,又落得所有人都得到实惠!

    当然,威远楼收的钱是普通庸调的两倍!

    交一点钱买平安买个舒心,清源人觉得这真是太他娘的划算了!

    苏渭之所以要用外地人,就是因为这些人不在本地,他们不会有过多的声音,更不敢在本地闹事,更加可靠!

    梁川被一系列风骚的操作震惊了,要是每一个地方的官员都像清源的这些制度设计者这么开明,那么大宋朝早他娘的迈入资本主义社会了!

    一条隐密的生产运输线就这样诞生了!

    梁川挖着大宋朝的墙脚,干着如此大逆不道的事!这事说起来很严重,也很一般,哪一个封疆大吏没有在这些国有资产上面做手脚,随便卖一点就是富得流油的勾当,多少人做官为了就是这一手油水,能这么轻易地放过?

    只是没人想得到,南方的一个小山沟竟然也能挖出煤来!

    一切都在顺利地运作当中。

    桃城的牢营正在建设,司方行打算把这个建设成一个黑牢,反正要干的是见不得光的事,这里绝不能让一只老鼠一只苍蝇飞出去!

    梁川一口就否定了司方

    行的这个提议!

    梁川打算把这里当成司法改革的试验田!

    他自己坐过的大牢太多了,从县一级的监狱一直坐到中央的刑部大狱,这些监狱大同小异,进去了除了有些身份地位的人交待照顾一下,其他的基本跟牲口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梁川要用他们去挖矿,等于是要用他们,这样的话就不能不把他们当一回事!

    大牢也要阳光化!

    他仿照后世的监狱的做法,把监狱做成筒子楼的样子,每一间牢房安置六名牢犯,重刑犯和爱犯事的犯人另外处置,有单独的禁闭室。

    牢房内安放架子床,是的睡地板那就太扯淡了,万一把这些劳工给累坏了,或着睡坏了,那谁来挖矿!里面还有便桶,方便这些人犯去解手。

    大牢里还要设置大夫,大小病能治的全治,不能治就看天意了,院子里每天还能放风,只要不出围墙就行!牢营里面再建设一个食堂,食物统一分配!

    梁川见识过大狱里面的食物,那些连猪都不吃的东西让人来吃,不生病才怪!

    梁川要让这些犯人有一种比回家还要好的感觉!这桃城监狱就是他们的第二个家!

    最后梁川还推出一个撒手锏:到桃城监狱服刑的人员,只要每天按规定完全挖媒任务,每天就能发二十文钱!

    这个消息把这些犯人给震得下巴差点掉到裤档里,他们以为自己来错地方了!

    一开始来桃城的时候他们所有人都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死定了!

    这里都是深山老林,天高皇帝远,威远楼都管不到,这些狗官要怎么炮制他们都是他们一嘴说了算!他们甚至还密谋要造反,不然横竖都是一死!

    坐牢竟然还有钱!

    是的,坐牢发钱,不给点好处梁川都觉得这么压榨这些人渣有些不好意思,虽然说他们是人渣,可是也不能太份,兔子急了还咬人不是。

    这个钱就改过自新人生重启基金!

    每天下工之后,凭煤换证,钱不是当场发,而是离开桃城监狱的时候一次性给的盘缠,回去让这些人渣重新做人,也有一点钱来启动下半辈子的人生。

    多少人是因为出了监狱走投无路才又重新走上犯罪的道路,梁川不希望这样。

    一个犯人一天可以挖几百斤的煤,二十文钱就跟给要饭的一样。。反正钱是他们自己赚的!

    所有人都以为梁川疯了,这是在瞎搞什么,这是对待什么贵宾吗,还让他们吃好住好,当大爷一样赐候!

    司方行不理,高纯却是懂得梁川,这是好手段!

    这样一来,挖煤这件事各个环节便都能打通了,风险也降到了最低的程度,实在佩服!

    在这些人犯身上,梁川都能压榨得如此到位。。

    赵小品以前也进过号子,他觉得梁川的想法却很是合理,人犯也是人啊,要不是逼迫无奈,谁人愿意舍身犯险?

    苏渭看了梁川的想法也是不住地竖起指头夸赞,好手段!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