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文客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极限警戒

正文 1940节 生命本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心性就和星星般,一直都在,始终闪耀,可由于某些原因,让世人对其无法正确的认知。

    不知道心性的闪耀,是因为你的僵化认知。

    沉约一直在分析着夜星沉。

    他在分析旁人的时候,不是靠没有感情的大数据。

    大数据是利用欲望对世人的吸引、来给另一端的人推送情欲信息,就如制毒人利用兴奋剂的剂量对瘾君子控制般……

    沉约凭借的是人性中那些如珍珠般的节点,串联起那人整体的脉络。

    刘武能变成如今的夜星沉,终究是有原因的。

    粪土之墙不可污,可变成白天鹅的丑小鸭,本质还是能飞的。

    枫叶仍旧如血。

    夜星沉的一张脸被枫叶映照出血色,“你说对了,因此刘武知道徐福的嘱托很艰难,可他还是应承了下来。”

    沉约问道,“结局如何?”

    夜星沉缓声道,“徐福成功了。”

    沉约怔住。

    他问话的时候,就感觉徐福失败了,而让他做出这个结论原因是——秦始皇死了。

    可是徐福居然成功了?

    那一刻,沉约立即意识到自己推断的问题所在,以果推因并不正确,事实上,对于任何的结果,哪怕马后炮都能说出引发结果的原因。

    可那些原因真正的能决定结果?

    没人能有定论。

    沉约更正了自己的错误,意识到问题的根源,“冥数有了变故?”

    夜星沉凝声道,“你如何这么肯定?”

    沉约沉吟道,“你到现在仍对徐福有敬佩之情,你在叙说的时候,没有丝毫愧意,可知问题不是出在徐福、刘武的身上。”

    夜星沉目光微闪,讶然沉约的观察之细。

    沉约再道:“既然如此,徐福若破解长生香之秘,肯定会将其进献给秦始皇……”

    如果华夏一直由永生的秦始皇统治,那恐怕早会实现地球一统了吧?

    沉约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随即道,“以徐福之能,搞得定秦始皇,秦始皇身边的人对其造不成拦阻。可能拦截徐福的、恐怕只有冥数中人。”

    夜星沉再度发问,“冥数中人为何要阻挡徐福将长生香进献给嬴政?”

    沉约洞若观火道,“因为你说过,长生香不足以再浪费下去。那些人苦守冥数多年,唯一的希望就是长生。”

    轻叹一口气,沉约缓缓道,“既然如此,他们如何会将所存不多的长生香分给嬴政?”

    嬴政千古一帝,赫赫威名,但在冥数众人眼中,终究不如自己的性命重要。

    “他们无法改变徐福的想法,那就可能……”

    沉约沉吟片刻,终于说出很是残忍的答桉,“那就要除去徐福、刘武二人。”

    夜星沉凝望沉约良久,叹息道,“到如今,我终于相信你是推出了一切。因为在这世上,除了我,本没有第二人知道当年的一切。”

    沉约脑海中立即闪过一个念头——不在这个世界的人物,还有知道当年一切的人?

    这是他的习惯推测,也让他有个微妙的感觉——夜星沉和另外的一个奇特世界有联系?

    并没有说出这个猜想,沉约微笑道,“我说过,只要阁下实言相告,得出结论并不困难。”

    夜星沉喃喃道,“或许你能真正的改变什么……”

    沉约听到却不理解,夜星沉已道,“你说的丝毫不错。人老了,多会变蠢,更会将曾经的一切、当作永恒的存在。”

    微有皱眉,夜星沉又道,“伯益的那帮手下虽不少,但在冥数繁衍多年,后来多是近亲的产物,智商下降不说,还有缺陷。”

    沉约感觉到夜星沉对那些人的厌恶之意。

    “可徐福和刘武终究选择信任他们,因为他们毕竟是冥数的主人。”

    夜星沉回忆道,“徐福只想破解长生之秘,刘武却想通过长生,活到景帝之时……”

    沉约暗自错愕,心道那时的刘武实在偏执。

    刘武一心想见婉儿,可他在阴差阳错的改变中、始终和婉儿隔着如同天堑般的鸿沟,一般人到了那境地,恐怕早就放弃,唯独这个刘武,用的是死方法!

    刘武要借助长生香再活个百来年,再见到刘启和婉儿。

    听起来极为偏执,可沉约又感慨刘武的坚持——世上的人,若都如刘武这般执着的寻找真相,那世界或许完全不一样。

    “他们二人虽然对恶人的伎俩并不陌生,可惜的是……他们秉承的义气却让他们忽视了老实下的丑陋。”

    夜星沉盯着沉约,一字字道,“老实人,不见得是善的。”

    沉约绝不否认,“确实,很多老实是由环境和习惯决定的。”

    夜星沉哂然道,“你不是个老实人,你甚至不像人。”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眼中有光芒闪动。

    沉约皱下眉头,暗想你说我不是老实人我承认,可你说我不像人,就有点过了吧。

    水轻梦那面突然传声道——琴丝也是这么认为的,她说末世成员从没想过接纳你,因为你过于复杂,复杂的让他们不安。

    沉约暗想,这时候的琴丝,居然还有闲心分析他沉约吗?

    水轻梦再道——他们甚至认为,沉约你是新新人类,从未在历史上存在过的人类!

    这是个极为匪夷所思的结论。

    沉约闻言有些啼笑皆非,可他敏锐的留意到夜星沉扬下眉头。

    夜星沉像听到了水轻梦的传声,那他想到了什么?

    沉约思绪飞转间,夜星沉已道,“徐福以自身为实验体,通过秦皇镜观察长生香进入人体后的反应。尹始的时候,他的细胞是加速衰老的。”

    这是长生香,还是短命香?

    沉约对现代的长生手段略有所知——现代医学有种理论,人体因为细胞分裂繁衍才能活下去,细胞分裂必须要有完整的信息复制,人体的端粒子负责保证信息的完整性,但人在成长中,细胞分裂会导致端粒子变短,等端粒子短到无法保证细胞繁衍信息完整的时候,细胞就会停止分裂。

    一些科学家认为这是导致人类趋近死亡的根本原因,试图通过逆转端粒子的耗损来实现延长人类的寿命。

    这是人类耗费多年才发现的细胞衰老的奥秘,可刘武、徐福他们通过秦皇镜,就已发现类似的现象?

    沉约感慨有个好工具的重要性时,夜星沉又道,“徐福却有准备,他保持乐观,通过秦皇镜发现,他的细胞开始变得年轻。”

    沉约喃喃道,“看来笑一笑,十年少,还是有点道理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