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文客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极限警戒

正文 1939节 用生命来实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沉约讶然。

    夜星沉发现沉约的异常,追问道,“你想到了什么?”

    沉约沉默片刻才道,“根据我所知,都子俊他们有种技术,是可以加强世人的情绪,然后让世人获得一种能力。”

    夜星沉反问道,“然后呢?”

    沉约缓缓道,“我感觉黄帝他们的长生香、和都子俊他们的研究有些相似。”随即摇摇头,沉约喃喃道,“或许我是多想了,世人的很多方向,往往不谋而合。”

    夜星沉终于道,“我们那时始终无法了解黄帝他们的思路。”

    沉约捕捉到“那时”两字,暗想你现在明白了?

    夜星沉却不解释,只是道,“对于动物,我们很难感受到它们的喜怒哀乐。”

    沉约不以为然道,“不是很难。或者应该说,我们只是不去感受。只要用心,我们还是能够知晓它们的心情。”

    夜星沉对沉约的反驳并不恼怒,反倒赞赏道,“你说的是正确的,当时你若在,绝对可以加快对三香的研究。”

    沉约皱眉道,“因为忽略了对动物情绪的观察,你们得出长生香和情绪有关的结论、就已消耗了极多的时间?”

    他对这点认识深刻。

    在他那个年代,无数家长忽视了子女的情感要求,对子女强行加压,希望他们能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样,结果却是——孩子多活成让家长皱眉的样子。

    人如此,动物怎会例外?

    他那个时代的人,很多人荒芜了一生的时间都无法改正,徐福他们在短短几年就发现这个问题、进而想到解决,其实是很了不起了。

    人类只要能几年改正一个自身的问题,就绝不会是眼下的境地。

    可惜的是,数千年来,人类的问题越来越多!

    夜星沉叹道,“正是如此。传说中,伯益精通百兽语,可惜他的手下竟没一个能了解动物的心思。”

    沉约不解道,“这倒是件奇怪的事情。”

    夜星沉解释道,“说穿了一点不稀奇。因为当年伯益声望远高过大禹,本是舜选中的权力接班人。伯益却因为醉心和百兽飞禽交流,才被大禹击败取代。因此他的手下一致认为伯益是玩物丧志,毁去伯益传下的《万物志》,导致冥数那些人虽有实验体、却不了解实验体。”

    沉约苦笑。

    世人喜欢从一地“逃往”另外一地,美其名曰为旅游,世人也喜欢从一个极端转到另外一个极端,不认同就毁灭……

    这种事例比比皆是,可世人少有发现此中的问题。

    “等我们明白过来时,不但浪费了大量的时间,而且还发现,长生香不足以支撑我们再浪费下去了。”

    夜星沉回忆往事,多少带着些遗憾。

    沉约暗想都子俊他们肯定愿意听听这些事情,不过好在琴丝在听着,不知道这些事情是否对末世人有些作用?

    “最终……”

    夜星沉神情中带着敬佩,“徐福决定用自己来做实验。”

    沉约内心微颤,赞赏道,“他是真正为理想献身的人!”

    都说为人民服务,实质却是为人民币服务;都宣扬人类共同体,可都忙于搞自己的小圈子;高调宣扬奉献牺牲,可自身却躲在牺牲者之后享受别人的血肉……

    这世上的人,看起来越来越卑劣……

    可不能否认的是——这世上终究有为理想坚持的人。

    徐福有理想,更重诺言。

    夜星沉缓声道,“徐福那时候和我已经是朋友。”

    沉约笑笑,“你的朋友不会太多。”

    夜星沉澹然道,“是的,我经历四世,能算作我朋友的人,两只手就能数得过来。你呢,不也是一样?”

    沉约想到金鑫、暖玉那些人,微笑道,“你既然认定徐福是朋友,恐怕就要担下徐福未尽的心愿。”

    他想的到徐福的结局。

    为理想坚持的人,下场通常多是孤寂的。

    夜星沉微嘘一口气,“若是可能,你也可以是我的朋友。”

    听起来有些狂傲,但其中也有寂寞的味道。

    沉约真诚道,“我从来不想和任何人为敌。”

    他说的是实话。但他在坚持真相的道路上,不可避免的多了许多敌人。他要除去贪嗔痴,本来就是在和贪嗔痴为敌。而那些深陷贪嗔痴之中的人,对他当然会攻击。

    夜星沉凝望沉约良久,再度道:“很好。”

    尹始的时候,他是看起来客气,可着实锋芒毕露,如今的他仍旧客气,但整个人看起来都柔和了许多。

    “徐福当我是朋友,于是在实验前,交代我一件事。”

    夜星沉回忆道,“长生香有加快世人衰老的不稳定,他以自身为实验,就可能会早死。”

    沉约喃喃道,“知不可为却为之,着实需要非一般的勇气。”

    “因此徐福请我在他万一死去后,告诉嬴政,他已尽力,也希望我能将这个实验坚持下去。”

    沉约喃喃道,“这是个让人为难的请求。”

    “为什么?”夜星沉扬下眉头。

    沉约清醒道,“嬴政花费巨万,就等待徐福获得长生之法,若无长生之法进献,见到嬴政,只怕就会被他斩了,何谈其他?”

    一个寻常人的欲望得不到满足,会压制成扭曲的欲望。一个帝王的欲望得不到满足,会变得异常的可怖。

    “如果徐福无法破解长生香的秘密,刘武如何可以?”沉约轻声道。

    夜星沉轻叹道,“你的冷静清醒,实在少见。不错,我事后再想想,这的确是极为为难的事情,可当时的刘武,是被徐福当兄弟对待的,刘武失去了一个兄弟,可不意味着他再不想拥有兄弟之情。”

    沉约亦叹道,“你说的没错。”

    他到现在才确定那时刘武的为人——那时的刘武虽痛恨被人背叛,但他还是向往着真诚的情感。或者可以说,因为他珍惜世间的情感,这才如此痛恨被人背叛。

    整日搞着419的人,自然不会觉得男女间还有什么真正的爱恋,因为他们从未珍惜过,当然就不会有所体会。

    “我想……”沉约思索道,“刘武能得到徐福的信任,同样是由于他如兄弟般对待徐福。”

    夜星沉眼中有光芒闪耀。

    黄昏。

    看起来夜将至。

    星起星沉似乎是世人能看到的、永恒不变的变化,可真正的事实是——星星一直都在,都在闪耀……

    关键的是——你是否知道、正视这个事实?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