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文客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国潮1980

正文 第六百零五章 动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宁卫民办事永远都是理、利、情三者并举。

    在如何解决工厂腾退房屋一事上,因为他既有法理和政策支持,又拿出了让人心动的东西。

    和景山街道办的魏主任算在大致方向上达成了共识。

    然而这还只是开始。

    接下来在商议该如何迁走普通居民的具体问题上,宁卫民也依然从这三方面出发,说得魏主任心服口服。

    “魏主任,由于房管部门能给提供的安置房屋有限。对于现有占据此处的六十几户住家,想要同时迁走。显然不现实。我觉得原则上,其实咱们可以用分批动迁,给安置房

    和货币补偿双管齐下的办法。”

    “我是什么意思呢?如果有人实在没房可搬,无处可去的,那当然得为他们提供住房了。我也不可能为了把房要回来,就让大家流离失所啊。”

    “可同时我也认为,有人是能够自己找着住处的,可能条件差一点,或是嫌麻烦,不那么情愿搬走而已。所以为了鼓励他们迁走,我很愿意提供相应的货币补贴。”

    “另外,有关安置房的分配目标,我倾向于让居委会首先找居住面积最困难的人家谈。因为有些人家实在太难了。有的是三代人,或是四五口人挤在一间小房里,不到一两

    平米的人均面积。这样的人家肯定是最心甘情愿,也最迫切,需要改善居住条件的。”

    “具体搬迁方式,咱们可以按人头算,以户籍人口而定,每口人给五平米。如果房源面积不足以补偿户口上的人口,住户仍然愿意搬走的。那么相差的面积,每平米我补偿

    住户一百元。”

    “如果有人觉得能够自己找到住处,愿意选择相应的货币补偿。那既可以按人头算,也可以按房屋面积算。按人头算是一个人三百元。按面积算是每平米一百元。这可以让

    居民根据自身情况自主选择,大家觉得怎么合适就怎么来。”

    别看宁卫民没干过房地产,也没干过拆迁,可他了解人性啊。

    何况他有这超越了三十年时间的见识,曾经亲眼见证过我国房地产热潮无比繁荣兴盛景象。

    有关动迁的矛盾和五花八门的新鲜事,网络上自然全见识过了。

    尤其对于三十年后政府已经总结得相当成熟的动迁补偿方案,他也有一定程度了解。

    正所谓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嘛。

    有针对性的学个一鳞半爪,拿到这儿来,就管用。

    不用多说,感情方面的隐私永远都是最稳妥的把柄。

    蓝峥像被抓住了尾巴的狗,赶紧告饶。

    “嘿,你个小岚子……好好,我怕你了行吗?放心吧,我答应你的事儿,哪次没做到?”

    “这么说他接受了?”

    “接受了。不过一开始,他是拒绝的,后来还真是你的信管用了。这小子,脾气就跟你说的似的。面团儿包了块硬石头,他要不乐意,能把人崩掉大牙。这样的人就是活魏延,脑袋后头有反骨啊……”

    “干嘛,干嘛呀。瞎说。人家那叫有骨气……”

    “怎么个意思你?又夸他。我还没见你这么夸过人呢。蓝岚,跟哥说实话,你到底对他有没有那意思啊?你可千万别骗我啊,让我回头跟爸妈没法交待。告诉你啊,我能给他工作,也能再拿走。”

    “没有,当然没有。哥。你瞧你,自己瞎琢磨什么啊。这都哪儿跟哪儿啊。不跟你说了,我挂了……”

    兄妹俩越逗越急眼,蓝岚都被哥哥说得脸红了。

    心烦意乱,她就要终止对话。

    但没想到,蓝峥下一句话又把她勾住了,甚至让她的心里重重跳了一下。

    “别挂,等等,差点忘了告诉你了,那个宁卫民为了表达谢意,还送你件儿礼物呢,托我转交你。你就不想知道是什么?……”

    “什么?他还给我件礼物?那……你就收了?”

    “收了。嗨,不是什么贵重东西,一幅画儿罢了。纯属留个纪念。”

    “啊,一幅画儿?”

    “是啊,一副徐悲鸿画的兰花。尺幅不算大。题跋倒是特别……等等,我打开给你念念。”

    蓝峥说着便去展开了画卷。

    随后又清了清嗓子,这才念到。

    “宛在幽岩里,窈窕深谷中。众生贪扰攘,无复理芳容。”

    “怎么样?这马屁工夫够可以的吧?他还挺文艺,这是拿画喻人,把你都捧上天了。”

    “你说他主意多,脑子快,现在我是信了。我看这小子没在官场混,算是浪费了。”

    “不过话说回来了,越是这样,他越不适合你。像这样的人,没有家庭,无论上下都够得着,心计还这么多。要多危险有多危险。这就是咱爸最怕你遇见的那种人。你对他没想法,挺好。”

    “你可得记住答应家里的话啊,考上大学之前,什么也不想。别再让爸妈……”

    蓝峥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但电话那边蓝岚已经不耐烦了。

    “哥呀,你怎么老这样啊,无聊不无聊?你给我把画收好了,回去我要的。”

    几句嗔怪之后,这次蓝岚是真把电话挂断了。

    不过说实话,就连她也不知自己怎么了。

    老半天没缓过神来,就跟入魔了似的站在原地,忍不住还在琢磨那画上的题跋。

    尤其刚才听到哥哥念出几句话时,她的心坎上像是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喷出来似的。

    她从中隐隐体味到一种格外可贵而又格外亲近的……激动。

    同时也感到思维、情感、判断力,统统全都被搅乱了。

    不为别的,就因为这样的文言往往语义模糊。

    如何理解,几层意思,全在于人们自己的主观意识。

    而她的感受就不像哥哥蓝峥那么简单,她会想得更多一些。

    的确,宁卫民是有借画喻人的意思。

    为了表达谢意,在夸她幽兰一朵,高洁如华。

    可同时,这是不是也是一种身份地位的暗喻呢?

    宁卫民有没有在感叹两人缘分已尽,今后将会各行其路,渐行渐远的意思?

    在说她是一株深谷之兰,自己实难触及?

    又或是恰恰反过来,宁卫民告诉她,她不会是孤芳自赏。

    他在表达另一种可能性……

    乱了,蓝岚心绪全乱了。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回到房间的。

    什么事也干不下去了,心里持续的骚动不安。

    走到窗前,望着越来越昏黑,已经挂上了月牙的窗外。

    这个向来充满阳光、难有忧愁,几乎不知哭为何物女孩子。

    竟然体验到了一种林黛玉式的灵性与伤感。

    …………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让宁卫民害怕的事儿吗?

    他还会有拿不定主意,顾虑重重的时候吗?

    好像是有的。

    像今天,蓝岚的信和蓝峥的那些话,就给宁卫民造成了这样的效果。

    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心灵震荡。

    蓝岚这个姑娘在宁卫民的眼里,简直太不可思议。

    明明和他认识没多久,接触也不多,而且年龄又小,也没什么城府。

    却比他曾经接触过的所有人更懂得他的内心,是真正能够看穿他的人。

    这样的特质,仿佛是一种强大的吸引力。

    忍不住让宁卫民对她心生亲切、感动、兴奋。

    甚至渴望再见到她,能痛痛快快,做更多倾诉。

    但同时,这也让宁卫民感到了一种难以言表的威胁。

    因他向来都是把情感当做无意义的累赘。

    认为那东西只能他变得软弱、迟钝、犹豫不决,会让他在生意场上处于下风。

    尤其是男女之情这东西,最容易造成重大的经济损失。

    把情感寄托在一个姑娘身上,在他看来,恐怕是天底下最傻的事儿了。

    他也从没想过,更不敢相信,自己也会因为一种说不出原因的悸动。

    隐隐盼着开展一段俗之又俗的罗曼史。

    这样的自己是陌生的,让他恐惧。

    他怕失控,怕这样无法确定结果以及所带来的一切情感牵挂。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