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文客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数风流人物

正文 癸字卷 第一百三十节 操弄人心,不择手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数风流人物癸字卷 第一百三十节 操弄人心,不择手段( )    冯紫英好整以暇的靠在椅背上,面色沉静,听着回来的赫连德汇报。

    赫连德一直到回到城中,都还有些懵里懵懂。

    他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说服了对方,而且是如此苛刻的条件下,对方居然就接受了,这反而让他有些犹疑了,所以他必须要回来将自己内心的担心说清楚,若是耽误了大事儿,那他就成了罪人了。

    无论是李桂保还是刘定峰,乃至于赫连德,都越来越把这一次跟随冯紫英出来的一番历练做事当作人生一辈子最难得的体会和磨砺。

    以他们的身份,若没有冯紫英,永远都不可能接触到像这一次出来所经历的种种境遇。

    在官场上和官吏们的扯皮做事,在地方上和士绅们的交涉交易,与乱军的交锋博弈,这些点滴都足以让他们日后回味一辈子,甚至在儿孙面前都能夸口一番。

    相较之下,昔日江湖上那些砍杀斗气,就显得太过小儿科了,现在自己做的这些事情才是动辄是决定数千上万人生死的大事。

    “这不奇怪,根据各方得出来的情报显示,这个人就是一个赌性奇大,却又不乏谨慎,且百折不挠的狠角色,所以我才会选择了他。”

    冯紫英倒是十分坦然,“从他同意我们派人指点和监视他们的行动时,他其实就已经做出了决定,如果用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句话来评定一个人,此人算得上是一个俊杰了。”

    “大人,我还是觉得我们条件太过苛刻,这王成武还是接受了,让人不可思议。”赫连德吞了一口唾沫道:“我甚至没有透露大人的来历,他也没有深问,最后就是,我还没有走,他们内部就已经闹了起来,我担心……”

    “不必担心,王成武若是连他手底下都不能说服,不能控制住,他也就不配来接受我们的条件了,从青涧到延川,然后再回青涧奔吴堡来,屡败屡战,没点儿手腕可不行,这一点尽管放心。”冯紫英很笃定:“我听得你这么一介绍,还真的对这个人有些感兴趣起来,但愿他能如我所料那般,也许日后可以送给他一份造化。”

    不出冯紫英所料,虽然在赫连德一离开时跳涧虎内部就爆发了争吵,但对王成武来说,谁要挡了他这条发达之路,他就是生死大敌,哪怕是做兄弟也不行,但他更愿意说服这些兄弟们跟他去谋这一场富贵。

    “兄弟们,我们从青草坞来吴堡做什么?吴堡有什么?有粮有银子,我们是为了填饱肚子,但即便是为了填饱肚子,我们也得要付出一半兄弟的性命,……”

    王成武目光中战意熊熊,环顾四周,几个一直跟随他辗转三地的老兄弟都默不作声。

    他说的没错,以吴堡县城的防守态势,手底下的这帮人要攻陷县城,既没有攻城器械,也缺乏武器甲胃,略微好一些的就是自己手底下还有上百原来青涧县里的民壮,略微经历过一些军事训练,这是他最大底气。

    但要想凭借这个攻下这个死硬态度的吴堡城,损失一半人不敢说,但丢下三成性命却大有可能。

    王成武很清楚不能指望摇天旗,要想打下吴堡城分一勺羹,坐享其成是没有那等好事的,要想收获,就得要付出。

    摇天旗那边态度很明确,这也是他一直没有答应摇天旗那边条件的原因,他就这点儿根本,一下子要损失一半,他需要评估衡量。

    “但现在摆在我们面前有一个更美好更诱人的机会,我知道兄弟们会觉得我是不是财迷心窍,官迷心窍了?连人家是什么人都不知道,甚至没给咱们半点好处,一个空口许诺,没有半点实惠,还要接受人家的指导和监视,去亡命一搏,甚至要背负背信弃义的名声,为世人所不齿的名声去干这种背刺之事,我是不是烧昏了头?”

    没错,这就是在座众人的一致看法。

    这样一个虚无缥缈的许诺,甚至连日后究竟能得到什么好处的画饼都没有,就这么颐指气使的要求自己一帮人去背叛盟友背后一刀,这简直太难以让人接受了。

    《仙木奇缘》

    但没想到大当家却像是被灌了迷魂药迷了心一般,就一门心思要去搏这一把了。

    若非是以前长期积累下来对大当家的信任和威望,在座众人真的要暴起而反了。

    王成武能理解这些人的心态,甚至连自己亲兄弟王成虎也一样难以接受,更别说其他人了。

    “大家伙儿的心思其实我都明白,就是觉得官府不可靠,不可信,尤其是这个鬼鬼祟祟藏头缩尾所谓的龙禁尉大人,大当家平时这么精明,怎么就会信了这一壶迷魂汤?”王成武索性坐回了自己大交椅中,显得格外放松。

    “那大家想过没有,我们下一步的目标是什么?”王成武又问道:“就算我们不接受官府这一场招安,和摇天旗、钻地虎他们打下了吴堡城,粮食、钱银的分配,我们杠不过摇天旗,分配上我们只能占小头,而且钻地虎明显是要倒向摇天旗了,摇天旗也需要钻地虎这帮地头蛇来帮衬,咱们势必会被排斥,除非咱们也甘于当摇天旗的附庸,甚至充当他们的马前卒,……”

    马前卒的前在意思就是以后任何战事可能都不得不首当其冲,损失最大,这也是再正常不过的情形了。

    这是众人最不能接受的,也是他们现在最迷惘的。

    “先不说摇天旗能不能打下吴堡,能打下吴堡又如何?大家觉得他能成事么?也许能,成事到哪种程度?占山为王,划地割据?可能么?到最后还不是要靠官府招安,只不过那个时候可能势力足够大,招安所得的条件会更好,但是,这和我们有什么关,我们能从中得到多少好处么?难道封妻荫子摇天旗会优先考虑我们青涧过来这帮人?那时候我们还在么?只怕早就成了他们垫脚的白骨和尘土了吧。”

    王成武的这番话说到了在座众人心坎上,如果说他们这帮人最开始是为了求个饱腹而造反起事,甚至还存着一星半点不切实际的幻想,但是在经历了延川事败而逃,在青涧有兼并另外一支乱军失手,不得不来吴堡寻找机会之后,他们已经现实了很多了。

    可能他们从未想过就凭着自己这些人就能把大周王朝推翻,更多的还是随波逐流,走到哪里黑就在哪里歇的心态,但当王成武提出了招安这个想法之后,如同火星落入枯草堆,一下子就让这些人的心思难以克制的燃烧起来了。

    谁不想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除了读书能改变命运,似乎就只能是通过战功来改变自家命运的这一道路了。

    战功是要提着脑袋去搏的,但现实是你就是提脑袋去搏的机会人家都不给你,而如今这却开了一条缝,让那道曙光透露了进来,给了大家一份希望。

    “像我们这样的人,不过是田家子,祖辈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土里刨食,现在天老爷让我们土里刨食都不行了,我们才走上这条路,谁不知道这条路就是不归路?其实我们都清楚,九成九的结局都是在不断的战斗中最终化为一具尸体白骨,跌落在尘土中,甚至很快就会被人遗忘,这个世道像我们这样的人太多了,遍地都是,……”

    王成武嘴角带着几分桀骜,绝望,还有几分不甘,很形象地把这种情绪带入到了所有人心中。

    “既然是这样,我们凭什么让这些贵人们要给我们多么优厚的条件,给你许多么美好的许诺,你觉得我们这帮人在人家心目中就很重要,不可或缺了么?”

    王成武很残酷地撕开这个现实:“并不是,钻地虎,摇天旗,还有绥德的,米脂的,安定的,葭州的,乱七八糟各色各样和我们一样的义军,都在挣扎求活,……”

    “可能也有人会想,那为什么会选择我们?”王成武把所以人心思拿捏得很到位,他对自己这帮兄弟太了解了,“对方没有透露太多,但是我的分析判断,一是吴堡县城很重要,这帮龙禁尉应该是从山西过来的,他们担心吴堡县城失守会危及山西那边的碛口渡,导致这条商路中断,……”

    “第二就是摇天旗要价太高,触怒了那位贵人,所以对方才会选择了我们,当然条件就是我们要解决摇天旗的这支人马,甚至愿意让我们接管摇天旗下边这些人马,……”

    这一句话一出来,立即让在场众人为之躁动起来。

    之前大当家可没说这一点,而这一点太重要了,乱世草头王,就是得有人才能让人看重你,没人马什么都不是,能让自己接管摇天旗一帮人马,那简直就是吞下一块肥肉。

    王成武当然不会一开口就丢出这个条件,他要先把这些人心志给彻底打没了,然后再给出这样一块甜头,这些人才能心甘情愿,豁然畅通。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